就要去阅读小说网最新章节无弹窗在线阅读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玄魔小说 > 覆帝记 >

第六十七章 踏海闯关(3)

更新时间:2019-04-21 22:01

  男人看了看那娘仨,看着女人渴望的眼神,孩子兴奋的脸颊,他咬紧了牙关道:“俺们也赶紧跑吧!”

  一行四人便先后下水向‘天桥’去渡过去。

  这里虽在海岛岸边,可水也足有齐胸深了。

  他和女人一人一个让孩子跨上脖颈,向天桥方向深一脚浅一脚蹚去。

  这一段他们走着只觉得海水仿佛越来越深,将近到了天桥边,海水都快漫过了脖子,微浪涌动咸涩的水还不时打进嘴里。

  直到他们连滚打爬上了天桥,却发现本来看过去平平干干的砂石路此时海水已经慢慢浸了上来。

  原本宽阔的路面已然收窄,在天桥边脚已经被淹了进去。

男人一看不好,叫上女人拉起孩子就跑,而两个小孩赤着脚在嶙峋的路面上能跑多快呢?
  只能是拖三下走一步,速度远远慢于前面的人。
  而海水却以双目可见的速度上涨着,只一阵水就淹到了他们的小腿。
  男人一看不好,忙一左一右抱起两个孩子加速奔跑。
  眼见着早下船的此时都上岸一段距离了,他心中十分懊悔,怎么刚才没想着跟人众一起下船呢?
  就在这时忽听前面岸上马蹄声响起,岸边的树林里分左右突然杀出两路骑马官。
  ,他们举着明晃晃的马刀,追上在岸边狂奔的人就是一刀,一时间惨叫声不绝于耳。
  人群开始四散奔逃,而虚弱地两条腿又哪里跑得过官马呢?不少人被追上就挨了一刀倒地。
  看着远处的惨象,男人不禁停住了脚步,抱着孩子愣愣地站在那里,再也不敢向那距离仅有不到一里的岸边去了。
  他的一颗心腾腾乱跳,从没听说闯关东要被官兵老爷们砍死呀?岸上的骑兵虽然只有几十人,但仗着马快刀利,只一阵风间就放倒了十数个。
  而跑在最前面的将将接近树林的人等,不是被马快的骑兵圈了回来,就是在仓皇逃路间被砍倒,岸上立刻惊号声群起。
  而有些骑兵此时便放下马刀,抽弓搭箭,一箭箭地射倒已经跑远的贫民,刹时又有十几人陈尸于地。
  这时三条船的船老大也都跑到了岸上,他们本来是要把逃走的给追回来,见此情景,顿时大惊。
  船老大跪倒于地举高双手大叫道:“官老爷们,手下留情呐!这都是手无寸铁的饥民啊!”
  一个一直驻马站立四下观瞧的官兵,听闻此言双眼露出冷酷的杀气,慢慢策马踱到跪着的船老大跟前,冷笑着看着他。
  船老大还以为来了个当官的肯听他解释,忙磕头道:“官老爷,我们这是走投无路了才逼不得已到盛京地界的!”
  “这可都是良民呐,是甘愿到这关外做牛做马换得活命的!”
  “您可叫各位老爷们行行好吧!饶我们一命吧!”
那军官冷哼道:“良民?朝廷早有祖制,汉人不得入关外,你们都不知道吗?”
  船老大眼珠乱转,突然磕头道:“官爷,我可是跟北镇蔡七爷约定好的,这些人都是送到他矿上做工的!”
  “您就行行好,等他们交接的人一到,定然少不了给各位军爷们的孝敬!”说罢又磕头如捣蒜。
  周围人众见这边只是说话,而这军官身后几人也并未动刀砍杀。
  他们都向这边聚拢过来,纷纷跪倒,有苦求的、有长跪的、也有痛哭的,但都是乞求对方能绕过自己的性命。
  可这为首的军官仿似石人般不为所动,只是继续冷冷地扫视着这群形同乞丐的贫民。
  这时离得稍远些的一个船老大,看这边暂时没人动手杀人,趁这个空档,他跪着边扫视四周身体边向后退着。
  而有几个眼尖脑活的也学着他的样子,尽量避开官兵的视线倒爬着向海中退去。
  此时远处的骑兵,也陆陆续续地把跑分散的难民给圈了回来,。
  个沙滩上除了尸体和倒地不起的伤者外,几乎都被慢慢地向中间圈聚在一起。
  后来的见此情景,哪敢怠慢,都是纷纷跪下磕头求饶,瞬时整个海岸上哭求声一片。
还在快要被上涨的海水整个覆盖的通路上,胆裂心惊的刘家四口见到官兵不再杀人了,心下又泛起了嘀咕。
  本来男人见到岸上一片屠戮,便不敢前行,身后的妻子便催促着他带着孩子回到船上。
  而他更是犹豫不定:回去?费尽千辛万苦才到了这儿,眼看就踏上生路的彼岸了,就这么回去了?
  且不说船还开不开得回去,就算到了家,地也卖了,房也没了,怎么活着?
  而见到岸上官兵停了手,似乎还在听着解释,他心思活份了,说不准上岸还真有条出路呢?
  于是他抱起孩子,叫着不情愿地妻子,拼命地蹚着水向岸边跑去。
  海水还在继续上涨,离岸边只有几十丈远时,海水已然没腰。
  但距离如此之近,他有把握把妻儿都带上岸,可这时岸边的一幕再次把他惊得是顿若石雕。
岸上的官兵把流民都聚齐了,那为首的军官就开始点人。
  那些身强力壮的,年轻灵活的都被点出来单独跪在一边,一时间人群就少了几十个。
  而剩下的人众还是不明就里,只是一味地跪着求饶。
  而最先开口的船老大看这一幕,已经觉察出什么不对,眼神愈加惊恐。
  他身体不由自主地打颤,身体也慢慢地向后开始蹭着。
  为首军官却冷笑道:“大胆贼民!竟敢偷运流民到关外来贩卖,其罪当死!”
  说罢一把抽出马刀,提马向前一冲,一刀就把船老大劈倒在地。
  而其余的骑兵,除留下几人看守挑出的青壮外,其余人仿佛得令般齐齐地举刀向余下人等砍去。
  转眼间海岸上又多了十几具尸首。而那些之前就一直做着后退准备的,此时是翻身而起,纷纷向海中扑去。
  刘家男人眼见屠戮又起,又吓得走不动了,抱着孩子愣在那。
  此时海水已漫到身后的女人的胸口,她叫道:“孩他爹,前还是后,快定呐,要不就淹死了。”
  男人想上岸但见到死生难料,真是不敢?
  可是回头或留在这儿,他们都不会水,那还不得淹死。
  左右犹豫了半晌,一咬牙拼了!叫了一声就继续向岸边蹚去。
就在清兵举刀频频杀得起兴时,空中突然传来了一声厉喝:“住手!”
  为首军官刚回头向后面看,就见一条人影飞一般的已跨在他的马后,而后一只手眨眼间就锁住了他的咽喉。
  一个声音厉喝道:“快都住手!要不你们的官就没命了!”
  军官身边还有一名骑兵,那人抽刀就向来人砍去。
  只见那人手都没松开军官咽喉,只是在马上腾身飞起两脚,一脚把来刀蹬飞。
  另一脚则直接蹬在骑兵头上,将其一脚踹下马来。
  另一侧的骑兵见势不对,兜马就想过来袭击。
  来人从军官箭囊抽出一支箭,随手一抛,一把就扎在了那人的腹部。
  那人受惯性吃痛倒地,哀叫不止。
  这时不远处的几个骑兵也想举刀围过来,就见来人又抽出只箭来,一把插在军官的腿上。
  还没等军官叫出声,就夺过马刀横在他的颈项,稍一用力,肉皮即被割破。
  那军官虽然腿上巨痛,但眼见小命难保,慌忙大叫道:“王八羔子们,都给我住手!”
  随后他举着双手,动也不敢动了。
秦潇见众清兵都停了手,用刀背拍拍那军官的脸厉声道:“你们这帮禽兽,竟然杀戮手无寸铁的百姓!”言语激动之处手都微微颤抖。
  之前他见到这对骑兵起了杀心,就催马狂奔前来阻止。
  可毕竟有数里之遥,又在道路上窜行,哪能一时就到?
  等他的马踏上海滩之时,清兵已然开始了第二轮屠杀。
  他知道对方人众,且都是官兵,轻易杀不得。
  但他历经几次已深知‘擒贼先擒王’的道理,忙足踏马背,几个起跃间就跨上了那看上去是军官的马后,一把制住了他。
  此刻那军官受制,背对着秦潇,可眼神一点儿也没闲着。
  他向不远处一骑兵使了个眼色,那人会意,突然吹了声口哨。
  秦潇一紧张,知道有诈,但由于制人只能看到身前,便逼那军官转马回身。
  就在这时,听得‘砰’地一声枪响.
  他大惊,没想到这队人还配了火枪!这下自己可是大意吃亏了!可体感又不像中枪的样子。
  接着又是一声枪响,他猛回头,见远处一名端枪骑兵应声倒地。
他忙向来路看,只见莫沁然正在远处坐在马上,。
  她举的正是之前自己送她的那把左轮枪!而她身后还跟着自己的那匹马。
  他当即就明白了,是莫姑娘开枪救的自己,可是第一枪是怎么回事呢?
  莫沁然虽被嘱咐等着,但也跟着一路过来救人,不过比秦潇晚了些。
  等她进入海滩时,秦潇已经制住了带头军官。
  她见秦潇没有鲁莽杀人,脸上微显苦笑,可随即就听到一声口哨,忙举目查看。
  果然见远处一名骑兵正取枪端枪在手,瞄准要射,她忙从怀中掏出那柄左轮,一枪就打在那人枪上。
  要说她虽然从未露过,但枪法远超秦潇他们几个师兄妹。
  她并不想直接杀人,所以只是开枪打脱那人的毛瑟枪以为警示。
  可一扫之下,她竟发现旁边又一人举枪要射,便心下一狠,一枪就把那人掀下马来。
要说打到人人可比打到枪容易多了,但容易的往往更有震慑效果.
  一时间外围的骑兵,还没反应出哪里来的神枪手,就都不敢动了。
  秦潇仗着功夫也是救人心切,根本没来得及细看这些骑兵,只想一心制住兵首。
  哪成想对方还真是个横的,被制住了还敢招呼手下偷袭自己。
  他心下恼怒,便将插在他腿上的那支箭又往里狠钻了一下。
  在他的惨叫声中他大声喝道:“你们再不老实,我就让你浑身是洞!”那人忙点头。
  秦潇又道:“叫他们都下马把家伙扔在地上!”
  那人哪敢不从忙号令手下,一阵声响后沙滩平静了,只剩下地上伤者的哀号声。
  而所有死里逃生的难民,都在用疑惑惊恐地眼神看着这一幕。
  秦潇看着莫沁然举着手枪缓步催马而来,心中是不尽喜悦。
  本以为以对方的千金之尊,应该不会来帮忙的,没成想不但帮了,还救了自己!
  不过想想也是后怕,她若没来呢?
  自己以前真是从未独身行动过,哪次不是还有个帮手?
  自己第一次鲁莽行动,就差点儿遭了暗算,以后可万万不可如此了?
  可当时的形势若自己晚一丝,就要有人倒毙在刀下,那可如何选择呢?
  就在他左思右想之际,就听到海里突然传来断断续续的救命声。

更多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