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要去阅读小说网最新章节无弹窗在线阅读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惊恐小说 > 柳记当行 >

第二十一章 王富贵

更新时间:2019-05-06 21:09

    柳三子俩人走到了一个装潢比较上档次的地方,看了看“名人馆”,嗯,适合柳三子和帝辛,便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本来门口的保安还不想让俩人走进去,原因竟然是不希望有黑人进场。

    在帝辛把保安举上天的时候,保安同意了。

    随后,简单的要了一个卡座,和帝辛坐了下来,吩咐酒保,几瓶葡萄酒,几瓶白的。

    “帝辛,我觉得,你既然已经回到了正常的生活中来,你的那个名字,就不太适合你了,要不改改?”

    结束之后,柳三子对着帝辛一脸的玩味,想要帮帝辛改个名字。

    “不好吗?我觉得挺好的”帝辛一脸的天真,还专门念了念自己的名字。挺顺口的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好,你看现在谁叫这个名字?过时了,这样是找不到女朋友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,我应该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让我帮你想一个名字,当然要符合你尊贵的身份,那这样吧,就叫王富贵”

    最近网上比较火的一个二次元动漫的名字,就叫做王富贵,本来柳三子觉得没什么,但是,看看帝辛,再想想那个叫王富贵的人,都有共同的特质,就是二。

    帝辛虽然说是活了好几千年的人了,但是,那个时候,都是古老的教育为中心,对于现在的人们来说,还是个雏呢,和天天泡在网络世界里的柳三子来比,还是太单纯了。

    “是个富贵的名字,行,我以后就叫王富贵了”

    这个名字,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。

    说着,酒保上来了酒,为了感谢来这个酒吧消费,还专门送了一个果盘。

    两个人,两杯酒,一个不算太吵的酒吧,俩人就在这消费起自己的时间来了。

    ........

    赵云天,是宁市赵家的嫡系子孙,得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一个执挎子弟,最近过的很是不错。

    自打前几天从宝街淘出了一个传说中的一尾凤钗赠与母亲之后,母亲和父亲两个人对他的喜爱更甚了。

    当时,赵云天拿出了那只凤钗,佩戴在母亲身上,奇迹发生了,凤凰的眼睛越发的红,迸发出红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赵云天的母亲感慨的说了一句“这真是个好宝贝呀。”,在赵云天的解释之下,自己那刻薄的父亲,很是难得的当众夸奖了一番,自己的儿子,真的是给自己长面子。

    而赵云天捡漏的事情被别人知道之后,连番被请吃饭喝酒加消费,目的就是为了让赵云天可以帮自己也捡个漏。

    赵云天在酒足饭饱之后,答应了,以后有机会,肯定帮兄弟们也淘换一个出来。

    这不,今天圈里的一个朋友,打电话约自己出来,喝酒找乐子。赵云天开着自己的奔驰小跑就来到了那个酒吧,名人馆。

    刚走进包厢,一个长得肥头大耳朵的人就走到近前,“天儿,怎么这么晚才到,这可不行,得罚你三杯。”

    赵云天认识这个人,这就是约自己出来的狐朋狗友,马小可,是一个矿业公司老总的儿子,也算是一个标准的富二代,和自己平时交集也不少,算是臭味相投吧。

    “哪儿的话,你也知道家里管的比较严,吃过饭之后,才来的,怎么着,今天就咱们俩吗?”

    赵云天环视了一周,整个包厢里,就只有马小可一个男的,还有十几个公主。

    不错,像马小可的做派。

    作为暴发户,修为跟不上这是应该的,但是,排场一定要和那些有钱人一样,哪怕就是马小可一个人来,也得叫十几二十个姑娘来陪。

    马小可和赵云天坐了下来,先是喝了三杯白酒之后,然后才慢慢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,“天儿,咱们俩,认识的时间有多久了?”

    一上来就这个问话,看来,马小可所求不比寻常。

    “有十几年了吧,怎么突然这么问?”

    “咱俩是不是肝胆相照,情同手足?”马小可没有回复赵云天的话,反而是一本正经的讲起了感情。

    这世道,宁愿让别人借你钱,也别谈感情。

    因为钱是可以解决的,但是,感情是没有办法解决的。

    根据赵云天的经验,一般来找自己谈感情的时候,是用钱没有办法解决的。或者说,所图更大。

    “嗯,我记得呀,十五岁那年,你拉着我在厕所抽烟,被班主任发现之后,你把所有的事都推给我,然后我让我爸狠狠的一顿揍呀,你屁事没有。前几年,你坑了我好几瓶小酒庄的红酒,大概有个十几万吧,一个月前,你说请客吃饭,结果,我去之后,你逃单了,让我给你付了三万块钱。还有.....”

    还没等赵云天说完,马小可打住了他的话,马小可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。这些事情都是真实存在的,作为损友的他,最大的乐趣,应该就是坑自己的朋友了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以前嘛,还提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干啥?”马小可的脸上难得有些绯红,不好意思道。

    “得了,我还不知道你?说吧,有啥事,我能帮的肯定帮,咱们这也十几年的交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天哥大人不记小人过,是个有节操的人。”马小柯的嘴里始终是说不出来些别的东西的,尤其是节操这俩词,是在这个时候用的吗?

    没看到赵云天的脸上,都有井字形状了吗?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一个月后,不是我爸的生日吗?知道你前几天从宝街得到了宝贝,明天能不能陪我去趟宝街,也淘换个宝贝,作为送给我老爸的生日礼物?”

    原来马小可目的在这呀,不过,想想也是对的,物以类聚人以群分,如果马小可不是一个孝顺的人,怎么可能和自己玩在一起长达十几年?

    但是,这个事情,别人不知道也就算了,可赵云天怎么可能不知道?自己淘的那件宝贝,全宝街可就这一个,下一个能不能淘出来,还是个未知数呢,这东西,三分天注定,七分靠努力,剩下的九十分可都是运气。

    马先生对历史的见解那么强大,他自己又淘换出来几个物件?说自己的,那都是吹,不过,这是人家的名人效应,内部的事情,不讨论太多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不帮你,你也知道,国难之后,真正的宝贝,十不存一,这一里面,还有九成在博物馆里,咱们淘的,其实也就是百分之一,这个概率可能会更低。全靠运气。这事,我不能给你打包票的。”

    “天儿,你说的这些,我都知道,但是,你既然有过成功的经验,明天就陪我走一趟呗,不管成与不成,我给你这个数。”

    马小可的手伸展开来,露出五根大手指头,五十万。这得喝多少花酒?

    可自己做不到的事情,不能打包票,虽然自己想拿着五十万,可做不到就是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小可,不是我不帮你,是我真的没有太大的把握可以帮你找到那件宝贝。除非....”赵云天想到了一个人,那个人,一脸的淡然,对历史文物有极大的了解,甚至还有一点常人不能有的本事,如果他可以帮忙的话,找一个文物,绝对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“是谁?你说,钱我有的是”

    除非都说出来了,那就说明,这事有一定的几率,不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那天帮我做法的年轻人,可是我不知道他在哪儿”赵云天也犯愁,如果能把那个人找到,绝对是吃喝不愁了,可赵云天也知道,但凡是有点本事的人,是不会屈于人下的。钱财到了一定的程度,是不会招人喜欢的。

    “你这说了不和没说,没啥区别吗?”刚刚点燃的火,瞬间被浇灭,是让人很难受的。

    “算了,这事,得看运气,回头再说吧,先喝酒,明天我陪你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也只能如此了。”

    “妹子,给我唱一首伤不起。”这歌不错,正好唱出了马小可的心情。

更多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