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要去阅读小说网最新章节无弹窗在线阅读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惊恐小说 > 柳记当行 >

第二十七章 再相见

更新时间:2019-05-06 21:09

    “谢谢,不用了”

    转过身来,竟然发现是一个脸色苍白,大病初愈的年轻人,穿着黑色的运动服,拿着一个馒头,递在自己的面前。

    而那个年轻人走在自己的背后,自己竟然没有发觉。

    面对送上门来的事情,靳若风从来都不敢接受。

    天上有可能会掉馅饼,但是,靳若风相信,自己不会是那个幸运儿的。

    靳若风还在想差的那二十万,怎么解决,没有理会那个年轻人,不知道,那个年轻人的脸上是会有多么吃惊。

    这个年轻人,是柳三子。

    没错,那个欠扁的柳三子,今天出来,鬼使神差的想吃馒头。

    买了两个馒头,一杯豆浆,走着,吃着,生活就是那么的惬意。

    看到了前面有一个从背影来看,非常漂亮的女孩子,二杆子精神放光芒,拿了一个馒头,和姑娘搭讪。

    可就连刘三子都没有想到,这个姑娘不一般。

    自己今天的馒头,买的太有道理了。

    虽然是现代服饰,虽然是素面朝天,虽然是年纪轻轻,可柳三子入了神,太像了,太像了,那个跳崖的姑娘。

    柳瑟舞?

    “姑娘,姑娘”柳三子连忙走上前去,和靳若风并排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不要了,还缠着我干嘛?”靳若风的心情并不好。

    自己平日走在路上,老是会有些星探,街头摄影师,来找自己说话,目的还不是为了占自己便宜嘛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的搭讪方式,也太老套了吧。

    “请问姑娘,是不是叫柳瑟舞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叫靳若风,我没有兴趣和你做朋友,希望你可以理解,不要再来了”

    “你有亲人大病?”柳三子看了看靳若风的脸,额头发黑,不吉之兆,但是,看她走路,并无大碍,唯一的解释,就是靳若风家里有人生病,而且是直系亲属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”靳若风除了给文哥说过之外,没有给任何人说过。

    面前的这个年轻人,他怎么会知道呢?

    “我是道门中人,看的出来”柳三子又仔细的看了看,掐指一算,是靳若风的母亲。

    “是你的母亲有大病吧,什么病,我看看,我可不可以帮你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被淹在河里,靳若风意识到,可能这年轻人就是自己的那根救命稻草。随后,把自己的母亲得了脑癌,没有钱治病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柳三子。

    ....

    柳三子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呢,听完之后,原来就是这个麻烦?这算麻烦吗?

    在自己的面前,就算是有人死了,自己也有办法把他弄回来。十八层地狱,自己家有三层。就连黑白无常,过年还得给自己家里送点礼物呢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帮你”柳三子笑着,看向靳若风。

    “肯定有要求的吧,说吧,你的要求是什么”靳若风不相信事情可以不先付出,就可以得到回报。

    “晚上,十二点以后,中山大街,柳记当行,如果,你真的想救你母亲,就来吧,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”

    柳三子留给了靳若风一个非常优雅的背影,也不管靳若风在后面注视了多久。

    等到柳三子确实消失在眼前的时候,靳若风囔囔道“柳记当行?真的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算了,死马当作活马医吧,还有比这事更糟糕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.....

    夜里,柳记当行,准时在零时开门。

    从里面伸出来了一个人的脑袋,四处的环视,很是着急。

    “爷,您在看什么?”王一很不明白,今天的柳三子自打回来之后,比以往都要兴奋的多。

    这不,才零时,自己就伸出那颗脑袋,看来往的行人。不怕把别人给吓坏了吗?

    “我在找一个姑娘,别管我,很有可能就是你的少奶奶”

    柳三子和平时上班时穿的衣服完全不同,穿了一身黑色袍子,四周镶有宽边,衣长到脚面,袖子长过手。和四方平定巾相配,风格清静儒雅。

    王一从来都没有这么打扮过自己,尤其是在上班期间,很是反常。

    不过,不得不说,这么打扮起来,柳三子真的像是从古代穿越过来的一样。

    “柳四爷,他知道吗?”王一冷不丁说出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柳三子一个白眼,嚷着让王一后面做饭去。

    “你管,给我炒菜去,今天这单买卖,我来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”

    王一离开了之后,自己拿着板凳坐在门口看起了月亮,看了大概半个小时,远远的一瞧,有人来了,还是那身衣服,没错,是她。

    其实,靳若风早就到了,只是自己一直都没有做好心里准备。

    大街上碰到的一个人,简单的说几句,就能帮自己解决事情吗?自己心里是有疑虑的,但是,自己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。

    在来回思考中,靳若风决定,去柳记当行看看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“老板。”走进柳记当行之后,四处无人,靳若风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在,你果然来了”柳三子从后面拿出了两杯茶水,放在会客的桌子上,坐了下来,打了一个手势,招呼靳若风坐下来。

    “老板,你下午说的,可是真话?你要知道,我来,是相信你的,但是,你可别跟我开玩笑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会说假话”柳三子一本正经的喝了一口茶水。帝辛拿过来的水,煮出的茶,确实好喝,可惜,喝一次少一次。

    “但是,我有一个疑问,希望你可以帮我解答一下,当然,这是私人的问题”

    “先生,请说”

    “你经常做梦吗?”

    “做”

    “梦里,是不是会梦见,自己给一个小乞丐馒头,或者,有一个英姿煞爽的少年解救了你?”

    这才是柳三子想要问的问题,靳若风的母亲治病,简单就是小菜一碟,让靳若风和柳记做个交易,可以让她的母亲活到死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柳三子不想让靳若风做这个交易。世界上,没有完全相似的两只树叶,也没有完全相似的两个人。

    如果说,真的有相似的人,那么这两个人绝对有关系存在。

    不是亲爹亲妈,就是上辈子的自己。

    柳三子想要知道的,就是靳若风是不是柳瑟舞的转世。如果是,自己花钱解决这个问题,柳瑟舞,不对,靳若风可以陪着自己的身边,再续前缘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,那一个简单的交易就解决问题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靳若风大惊,这种闺房中事,她可从来都没有和别人说过,面前的这个年轻人,为什么会知道?

    “果然,果然,老爹蒙蔽天机,以为我算不出来,可他算错了,我还是找到了她”柳三子抬头望着天花板,妈的,这坑爹的柳老四,回头,一定要好好收拾收拾他。

    坑了我至少六个轮回了。可柳瑟舞还是记得我。哈哈

更多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