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要去阅读小说网最新章节无弹窗在线阅读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惊恐小说 > 柳记当行 >

第三十章 奇迹

更新时间:2019-05-11 20:40

    任树路是宁市第一人名医院神经科的教授,今天照常来到了医院,准备开始工作。

    九点钟,准时到达医院,“唉,头疼的一天又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任树路头疼的还是昨天的那个病人,依稀还记得,昨天的那个姑娘跪倒在自己的面前,可怜兮兮的对着自己说“求求你,救救我妈妈”

    可任树路又能怎么办呢?

    自己最多的就是在手术的时候,给她的妈妈十二分的专注。

    医药呢?

    住宿呢?

    这些都是得花钱的。

    而且,刚才院长也在问自己,“27床的那个病人的钱,再不交,你觉得应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任树路能怎么办?沉思很久很久之后,权衡利弊,只好“院长,今天如果他们再不交的话,我会让他们离开的。”

    这也是大清早,任树路头疼的原因。27床正好就是靳若风的妈妈所住的病床。

    好人难做,但是,坏人也难做。

    不好不坏的人,最难做。

    “小王,你去27床看看去。那个女孩来了,叫我”任树路让自己的学生先去看看27床的情况,然后再说让人伤心的话吧。

    “是”学生嗯了一声,往27床走去。

    .....

    “任老师”

    “回来了?那家的姑娘来了吗?”任树路认得这个人的声音,是自己的学生。头也没抬,就问道。

    “额,我应该怎么说呢?”

    “说“任树路最讨厌的就是婆婆妈妈的人。做医生,也不能这样,雷厉风行是医生的宗旨。

    犹豫一分钟,可能就会死一个人,甚至更多。

    “姑娘来了,她们要办理出院手续。”小王结结巴巴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挺好吗?为什么你会是这个样子?”

    “那家的人,病好像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|任树路做了十年的神经外科的医生,从来都没有见过,病患的自愈能力这么强的,明明是脑癌,可一晚上过去了,没病?还要出院?

    这是在玩谁?

    “走”任树路起身,往27号床走去。小王摇了摇头,跟在任树路。

    还没等任树路走进27号床呢,就听见里面的人在说争吵。

    “姑娘,别因为钱的事情,就把你母亲的病不理不睬呀。这时候出院,这不是把你妈往死路上推嘛。”

    “大妹子,别说我闺女了,我感觉,我的身体好的多了,和之前没有生病一样,头也不疼,也能吃进去饭了。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是金刚狼吗?”

    “金刚狼是啥?”

    “就是噼啪,呼哈,哈撒给.....,我给你解释这玩意干啥?”

    .....

    任树路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任医生来了,你帮忙看看,哪儿有这样的事情?昨天还脑癌,今天就说自己好了?这是要打破迪尼斯世界纪录吗?哈哈”

    刚才病房里的那个满脸不相信的大姐看到了任树路医生走了进来,连忙让任树路医生帮自己扳回这一局。

    “医生,我真的好了,真的”靳若风的妈妈提出了反驳意见。

    “阿姨,您好没好,完全取决于我们的检查,不是您说好了,就好了。说不定是回光返照呢。”任树路笑着对靳若风的妈妈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医生,你检查检查吧。”

    “小王,带阿姨做个CT。”虽然院长的话是这么说,但是,自己还是本着自己的意见,不能让人家感觉到医院不好。

    又要做彪子,还要立牌坊。这就是现在大多数的人做法。

    “医生,我认为我妈妈的病好了,如果等会的结果出来了,我可以带我妈妈出院吗?”

    既然靳若风已经听了柳三子的话,那么,就会无条件的相信他,柳三子说她妈妈没有任何的问题,那么靳若风就相信自己的妈妈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等会结果出来之后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一个小时候,任树路拿着ct的片子,两只眼睛呆呆的看着面前的片子,没有可能的呀。难道说,靳若风的妈妈,自愈能力真的有这么强的吗

    昨天晚上做的那个片子,和今天做的这个片子,如果不是自己亲眼所见,任树路是绝对不会相信的。

    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。

    前一个片子,脑子里的肿瘤都要压上视觉神经了,再慢一点,估计就会失明了。

    可是第二个片子呢?

    患者的肿瘤正在以可见的速度慢慢的枯萎。也就是说,这个病,不治自愈了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?”任树路怎么也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自己行医十年,这还是第一次遇见的。

    “小王,把患者的女儿叫过来。”任树路吩咐正在自己身后看片子的小王,把靳若风带过来,想要询问下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靳若风正陪着自己的妈妈说话,听到是任医生在找自己,给妈妈留了一个放心的眼神,来到了任医生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任医生,我妈妈的病?”

    “你来了,正好,我有点问题,想要找你了解了解。”任树路就是想明白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“你妈妈昨天到今天有没有吃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没有”

    “那你有没有什么不明身份的人接触过你妈妈?”

    “除了医生就是护士,任医生,我妈妈到底是怎么了?”靳若风不想再听任树路医生的问题了,也不想再回家。

    靳若风走进办公室,目的就是为了知道,自己的母亲是不是已经没有脑癌了。可没有心情谈这些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靳小姐,不好意思,我只是想知道,你母亲的近况。从片子上来看,你母亲的肿瘤正在急剧萎缩,也就是说,这个肿瘤不再具有生长性,不会再危害到你母亲的生命。”

    任树路抬了抬自己的眼镜片,求知欲望太强,如果所有的人都可以像靳若风的妈妈那样,那么就不会再有那么多的病人生病了。

    任何一个医生宁愿自己没有工作,也不会希望医院里门庭若市的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医生的职业道德。

    如果法律允许,自己的心可以接受的话,任树路甚至都想把靳若风的妈妈脑袋开一刀,看看是什么情况。当然,这只是一个不完全的想法,草菅人命可是要坐牢的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也不知道我妈妈吃了什么,只是,今天早上我来医院的时候,我妈妈说,自己感觉自己的身体好的多了,不想再住院了。对了,医生,我们可以出院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,当然可以。只是,不知道靳小姐,我可不可以提一个我个人的想法?”任树路想的很简单,目的就是为了研究靳若风妈妈的病症。如果自己可以找到她妈妈好的原因,那么自己很有可能会得到诺贝尔医学奖。

    成为第一个拿这个奖项的华人。

    “不可以,如果没有什么事情,那我和我妈妈办出院手续了。”

更多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