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要去阅读小说网最新章节无弹窗在线阅读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惊恐小说 > 柳记当行 >

第三十二章 有些事情,还不能让你知道

更新时间:2019-05-11 20:40

    作为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,不光有着政绩,更多的是油水。

    关高及其家人,光是名下的房产,都有三四套,住都住不过来。

    而且,成功人士的那点东西,关高也都具备,三个房子,两个二奶,周一到周六,各有不同,周天休息,养精蓄锐。

    今天是周三,是去小四那边。

    小四是艺术大学的高材生,那条腿卡在肩膀上,听着那一声声呻吟,男子雄风绝对又起。

    关高刚把小四的大腿抗起来,就听到“伤不起,真的伤不起。”自己的手机铃声响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妈的,是谁呀。”关高不想接,这都十二点多了,不给人一点休息的时间吗?

    “不要,吻我。“小四的魅惑样,让关高的虚火急速上升。

    “我来了,宝贝。”

    “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伤不起,真的伤不起。”铃声再一次响起来。

    关高总算是忍不住了,拿过电话,也不看,直接问道“谁呀。”

    “关家小子,连我的电话,你也不接了?”电话那头,有点不高兴。

    这时候,关高才看到来电显示。

    竟然是那位。

    “爷,您说。”被小四引发的烈火,瞬间被浇灭了,这个人到底是谁?

    “没事,就是我家小闺女,在你们医院住着,我给治好了,结果让你给扣了?”这句话里,有一种很不高兴的意思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关高想不明白,是谁会和这位爷有关系?

    “您老人家,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呀。靳若风的妈妈。”

    “啊?是她。爷,您听我说.....”关高本来还想解释一番。

    “不用说了,她在你那,补补营养,一个星期之后,出院,我不希望,在这一段时间内,有别的事情发生,你懂吗?”

    “懂,懂,懂”关高脸上,身上,出了很多的冷汗,不是热的,是吓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一次,关高才明白,自己今天犯了多大的错误。

    唉,天作孽,可活,自作孽,不可活呀。

    那头挂了电话,关高就静静的坐在床上,想,到底应该怎么安排靳若风的妈妈。

    这时候,欲火还没下去的小四,很不要脸的爬上了关高的身上,“来吧,我已经忍受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,滚,烦着呢。发浪,自己解决。”

    一巴掌抽在小四的脸上,小四却一声都不敢发,自己做了这行,不光要承受男人的撞击,还要承受男人的怒火。

    这一夜,关高没有合上自己的眼睛。第二天,匆匆跑到医院,给靳若风的妈妈换了高级病房,护士二十四小时照看,同时,还专门自掏腰包,买了些人参,鹿茸之类的,给靳若风的妈妈补身体。

    照看不好,可是有掉脑袋的嫌疑的。

    .....

    另一边,柳记当行照常开业,不过,生意惨淡到,连个耗子都不愿意来。

    而靳若风对柳三子,和柳记有了更新的认识。

    柳三子上班的时候,就像个智者,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,没有他不懂的道理,而且,每次上班都必须穿着明朝的衣服,头上还戴着平定四方巾。

    不过,要是下班之后,要多小孩子气,就有多小孩子气。

    和一个他称之为王富贵的人,为了抢一块腰子,俩人能吵上半天。

    每次都是那个沉默寡言的王一,默默的再烤一串,平均分给俩人,这才能停止战火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,都不是靳若风最在意的。

    在意的是,王一。

    在靳若风的心里,总感觉,王一和自己有些瓜葛,但是,自己就是想不起来,到底有什么缘由。

    这天,柳三子和王富贵吃饱了,像个尸体一样,躺在院子里。而王一照常去洗漱。

    靳若风走了上前。

    “有事?”

    头都没回,王一就知道是靳若风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靳若风的身上,有一股独特的清香,这股味道,这三男人身上可不会有的。

    唯一的解释,就是靳若风。

    “先生,我总感觉您和我有些关系,对您很熟,不知道,先生我们在哪儿见过吗?”

    糟了。

    在听到靳若风这么说之后,王一的心里,只有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难道她想起来了?

    “可能我们上辈子见过吧。”

    王一偷偷的看了一眼柳三子,随后打了马虎眼,不希望继续纠缠在这个问题上。

    要知道,当年,那一出英雄救美之后,柳三子去给柳色舞找草药的时候,是自己偷偷的跑了过来,说了几句话,导致柳色舞跳崖自杀的。

    而且,柳色舞很义气,把自己自杀的缘由都放在自己的身上,不敢让柳三子知道。

    如果柳三子知道,当年柳色舞死的罪魁祸首是自己,和柳四子,估计立马就炸了。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柳三子,难道王一还不知道吗?

    虽然柳三子平日里看起来就是个二货,但是,王一知道,那只是伪装。

    一个伪装自己很高兴的样子。

    自打柳色舞死了之后,柳三子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笑。所做的一切,都只是掩饰自己内心的痛苦。

    每次柳三子闲暇的时候,都会望着月亮,痴痴的看着,能看一晚上。

    那是因为,柳色舞曾经和柳三子说过,如果有一天,我和你不在一起了,那么每到月亮最亮的时候,就看看月亮,我也会看着月亮。

    让月亮来替你我传递爱意。

    六百多年了,柳三子一直都没有断了这个习惯,那是因为柳三子的心里放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而靳若风的出现,则是对他最大的奖励。

    本来,按照柳记的规矩,要当就当,不当就走。

    如果要救靳若风的妈妈,必定要从靳若风的身上拿走些什么。按照王一的认知,起码是十年的寿命。

    但是,柳三子并没有这么做,而是用另外一种方式,来完成这场交易。

    严格来说,这场交易,已经违规了。

    可为了保护住靳若风,柳三子还是做了。

    今年要不是有帝辛的业绩指标,单单是这一样,柳三子就会受到惩罚。

    柳三子对靳若风,或者说,对柳色舞的爱一点都没有减少。

    所以,才不敢让靳若风知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总觉得,我们之间有些事情。”靳若风不想就这么含糊下去,今天就是看着柳三子和帝辛躺着不动,这才找机会和王一说说话。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事情是不透风的,你该知道的,总有一天你会知道,可能到时候,你宁愿不去知道呢。好了,我去买菜了。”

    王一找了一个借口,离开了。

    靳若风抬头看了看天色,又低头看了看i自己的便宜手表,现在才夜里三点,菜市场可不会开门呀。

    “王一绝对有事情,没有告诉我,我一定要知道。”

更多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