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要去阅读小说网最新章节无弹窗在线阅读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小说资讯 >

墨少的独宠新妻by沈沫秋墨子渊完整版 沈沫秋墨

更新时间:2020-06-13 00:11

主角叫沈沫秋墨子渊的书名叫《墨少的独宠新妻》,它的作者是木桦叶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婚礼前夕,沈沫秋莫名其妙被扔进了酒店房间里,第二天早上醒来,她不顾自己的狼狈,匆匆忙忙赶到了婚礼现场,看着屏幕上不堪入目的视频,她知道自己被人陷害了,可是她不知道陷害她的人是谁。未婚夫的嫌弃,伤害,羞辱让她忍心俱疲,可是那个将她从婚礼上带走的男人再一次出现在她的面前。她知道,他叫子渊......“不要害怕,我来接你回家。”子渊对她百般呵护,万般宠爱,想把自己最好的东西都给她,却从来不告诉她,自己就是权势滔天的墨家继承人,掌管着整个墨家。可是有一天,她发现这个男人就是那夜和自己有过露水之缘的人,更没有想到,他竟是自己前男友的小叔......她退缩了,她逃避了,那段早被尘封了的记忆再次被唤醒,她不能接受这个男人对自己的欺骗和隐瞒。男人就像一朵有毒的罂粟,一点儿一点儿的让她掉进了他的爱里,再也爬不出来了。他说:“嫁给我,你不吃亏,我会把你宠成公主.........

《墨少的独宠新妻》 第14章 不是一个合格的男人 免费试读

第14章不是一个合格的男人

夏管家热好牛奶,端着玻璃杯走上楼梯,看到坐在楼梯口小牛皮沙发上的墨子渊,顿了顿,轻轻的走到了他的身边,把杯子放在了圆形茶几上,转身就准备离开。

听到细细碎碎的声音,墨子渊睁开眼睛,看到了夏管家苍老的背影,他坐起身子,轻声的唤了他一声。

“哎,先生。”夏管家听到墨子渊的声音,赶忙停住脚步,转过身,重新走到了他的面前。

“坐下来,陪我说说话吧。”说着,墨子渊指了指圆形茶几边上空着的沙发。

“不敢,”夏管家受宠若惊的说:“先生,您有什么话就说吧。”

“坐吧。”墨子渊又说了一遍。

夏管家轻轻的走到沙发边,战战兢兢的坐在了沙发上,只是他第一次和墨子渊坐在一起,也许他的改变,就是从沈沫秋出现开始的吧。

“你觉得,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”墨子渊侧过头,声音低沉的问道。

“先生,您是一个好人,您虽然还很年轻,却有着别人没有的老成。”夏管家说着,在他的眼里,墨子渊确实是那个最适合掌管墨家的人。

“不。”墨子渊沮丧的摇了摇头,说:“我不是一个合格的男人。”

听到墨子渊的话,夏管家的脸变得苍白,赶忙打断了墨子渊的话,说:“先生,这样的话,可不能乱说啊!”

墨子渊愣了一下,这才反应过来,连忙解释道: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是说我没有保护好自己心爱的女人!”

“先生,您不可以和沈小姐在一起啊。”夏管家蹙起眉头,“墨老先生是不会允许这样一个不干净的女孩进墨家的。”

“不干净?”墨子渊不满的抬起头,把目光“唰”的一下子看向了夏管家。

“现在外面关于沈家二小姐的事情,传的沸沸扬扬的,您不可能不知道。”夏管家看着墨子渊,此时他不是海湾别墅的管家,而是一个长辈,不忍看到自己的孩子受到伤害。

“那些报道根本就不是真实的。”墨子渊转过头,不在夏管家。

“没有人在乎那些新闻是不是真实的,他们......”夏管家的话还没有说完,墨子渊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。

见状,夏管家赶忙闭上了嘴巴,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他终究只是墨家的管家而已。

“夏管家,今天时间不早了,你也早点休息吧。”说完,墨子渊端起圆形茶几上的水杯,将杯中的牛奶全部倒进了嘴里,然后走向了卧室。

站在卧室的门口,墨子渊和沈沫秋之间只剩下了这一扇紧闭的大门,他想要走进这扇门,可是又不敢走进去,他害怕看到沈沫秋失神的模样,害怕看到她空洞的眼瞳。

思来想去,墨子渊转身回到了她对面的客房中,房间中一片漆黑,一点气息都没有,面对着无尽的孤独,墨子渊又退出了客房。

重新站在了卧室的门口,这一次他没有犹豫,而是轻轻的推开房门,屋里寂静一片,他听到了沈沫秋均匀的呼吸声,那声音让他心里感觉到了踏实。

坐在床边,清冷的月光从窗外洒了进来,照在沈沫秋清秀得了脸庞上,她紧闭着眼眸,白皙的手臂枕在脸庞边,乌黑的头发垂在肩膀上。

墨子渊看的出神,用手指撩去她脸上的秀发,躺在了床榻的另一边。

突然,沈沫秋翻过身来,将自己的手臂搭在了他的肚子上,头紧紧的贴在他的胸口,墨子渊愣了一下,嘴角扬起了一缕笑意,他伸手搂住沈沫秋的脖子,将她拥进自己的怀中,惬意的闭上了眼睛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墨子渊也陷入了梦乡......

名苑花园中。

瞿然靠在床头上“吧嗒吧嗒”的抽着烟,浴室里传来了“哗哗哗”的水声。

沫秋......还好吗?

正想着,浴室的门被推开,沈冬冬穿着灰色的浴袍走了出来,靠在了瞿然的身边,将头靠在了他的胸口。

“在想什么啊?”沈冬冬看着吞云吐雾的瞿然,低声的问道。

“最近......沫秋还好吗?”瞿然声音低沉的问着,丝毫没有注意到沈冬冬变白了脸颊。

“不知道。”沈冬冬坐起身子,冷冷的说。

“怎么会不知道呢?”瞿然不满的追问道:“难道她最近一直没有回家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沈冬冬沉着脸,依旧回答了三个字。

瞿然没有在说话,而是看着手机上的合照,轻轻的叹着气。

“瞿然,你什么意思!”沈冬冬被激怒了,她一把夺过瞿然的手机,扔在了地上。

‘“你干什么!”瞿然竖起眼睛,厉声的质问道,“谁允许你动我的手机了!”

“你别欺人太甚!”沈冬冬红着眼眶,委屈的说道:“现在和你在一起的人是我沈冬冬,你的心里却想着沈沫秋,你当我是什么?”

“我当你是什么?”瞿然冷笑了一声,说:“你说我当你是什么?当初你费尽心机的和我在一起,就应该知道,我对你不可能付出什么真心。”

“瞿然!”沈冬冬嗓音尖锐的喊着瞿然的名字,他厌烦的皱起了眉头,用手指扣了扣耳朵,掀开被子起身跳下了床。

“时间不早了,我先回家了。”瞿然说着,捡起了地上的衣服。

“现在我才是你的女朋友啊!”沈冬冬赶忙拉住瞿然的胳膊,哽咽的说。

“沈冬冬,你清醒一点。”瞿然推开沈冬冬的手,说:“我们之间的关系,只是止步在床,明白了吗?”

“瞿然,你要是敢从这里走出去,我保证让你后悔一辈子!”沈冬冬威胁着瞿然。

瞿然侧过头,冷笑了一声,迈开脚步走出了公寓的大门。

他承认,他还是忘不了沈沫秋。

他承认,自己的心里还是放不下她,就算婚礼前夕她背着自己做出那样的事情,他的心里还是总想着沈沫秋。

他总是能够想起那年盛夏,沈沫秋靠在他的肩膀上,指着游乐场的摩天轮说,等他们结婚了,一定要在摩天轮上拥抱。

想到这些,瞿然给了自己一巴掌,说“瞿然,你就是犯溅!”

更多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