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要去阅读小说网最新章节无弹窗在线阅读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小说资讯 >

罪妃媚骨:暴君请接招(南宫绾妧宇文承瞻)全文完

更新时间:2020-06-13 00:11

新书推荐,《罪妃媚骨:暴君请接招》由红袖凌蓝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南宫绾妧宇文承瞻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南宫绾妧堂堂的高门贵女,身为当朝的皇后,集万千宠爱于一身。谁料风云突变,她从云端跌落污泥,成了万人讨伐的罪人。新皇作践她,嫔妃羞辱她,她承受着常人不能承受前所未有的灾难,这一切都是因为某个男人。因为这个男人,她被按上秽乱宫闱、不知廉耻等等等等的罪名,这一手的烂棋,不知她如何翻盘。...

《罪妃媚骨:暴君请接招》 第14章 不能再等下去 免费试读

第14章不能再等下去

昭华宫里乱成一团,南宫夫人吓得脸色发白,想不到自己一句话能把南宫绾妧气成这个样子,心里万分懊恼。

好不容易等到情况稍微稳定,南宫夫人慌忙把茗微拉到一边,“娘娘的身子如何了?”

“御医说是气急攻心。”茗微满脸不悦,“夫人,别怪婢子说你,明知道娘娘身体不适,你怎么还把那些腌臜的事说给她听呢?”

南宫夫人道:“皇后娘娘性子纯良,我是怕她不懂得其中的厉害关系,这才提点她一下,哪晓得她如此不堪**。”

茗微脸色越发不佳,“那冯昭仪什么出身,能跟皇后娘娘比么?除非陛下眼睛瞎了,若不然冯昭仪永远都别指望高过娘娘一头......”

眼角余光一瞥,瞧见一道明黄身影急匆匆冲进来,茗微赶紧住口。

南宫夫人不知情,依旧纠缠刚才的话题,“你比娘娘心思多,要多提点她......”

茗微忽然转身跪下去,“参见陛下。”

南宫夫人吓了一跳,赶紧也跪下去行礼。

宇文承焕脸色异常难看,连眼睛都不斜一下,像阵风刮过,急匆匆地大步冲进屋里。

茗微不敢迟疑,立即起身丢下南宫夫人跟进去。

“阿绾!”宇文承焕冲到南宫绾妧床前,伏低身子去查看她,声音充满担忧,“阿绾,你听见我在说话吗?”

“陛下,微臣刚为娘娘施针定神,娘娘此时需要好生歇息。”太医在一旁轻声说。

“皇后是何病症?”宇文承焕问太医。

“回陛下,娘娘是气急攻心,幸亏郁血已呕出,若不然憋在心中必成顽疾,那会更加麻烦。”

宇文承焕挥手让太医退下,转身怒视一众宫人,咬着牙问:“皇后好端端的为何会气急攻心?”

紫容敏容和茗微吓得扑通一声跪下,齐声道:“婢子该死。”

宇文承焕一张脸涨得通红,他性子向来温和,即便是怒气冲天也极少大声怒骂,只是咬着牙道:“回寡人话!”

三人低垂着头不语,敏容紫容是不知情,茗微是知情却不能说。

“寡人问话,都哑巴了吗?”宇文承焕气得声音都发抖了。

“陛、陛下息怒。”紫容往门外瞥了一眼,“今日南宫夫人来看望娘娘,娘娘与南宫夫人在屋里叙话时,只有茗微姐姐在跟前。”

“南宫夫人?”宇文承焕此时才想起刚才过来时门外似乎还站着个人。

南宫夫人见提到她,赶紧低头进屋跪下行礼,“妾身王氏参见陛下。”

宇文承焕盯着南宫夫人低垂的头,眉头蹙起,“夫人,你到底跟皇后说了什么?”

“妾身......”南宫夫人的牙齿情不自禁地打哆嗦,“没、没说什么。”

“没说什么?”宇文承焕的声音越发低沉,带着明显的质疑。

南宫夫人极力控制心里的惊慌,怎奈发抖的身子还是出卖了她。

“陛下,婢子罪该万死,请陛下责罚婢子。”

一直沉默的茗微忽然自求责罚,把南宫夫人吓得半死,心想若是茗微说出实情,那便万事休矣。

宇文承焕如此紧张南宫绾妧,若是知道南宫绾妧因她而吐血,莫说是她的小命保不住,恐怕连南宫青磊的官职也要丢了。

就在南宫夫人惊慌不已时,却听茗微道:“适才夫人与皇后娘娘只是叙家常,婢子生怕娘娘受累,便自作主张让夫人退下,皇后娘娘想是气婢子不懂礼数,对夫人不尊,这才气急攻心吐了血......婢子知错了,求陛下责罚。”

南宫夫人愣了一下,想不到茗微竟然把罪责揽到自己身上,心里七上八下的。

宇文承焕指着茗微,胸口大力起伏,“你是皇后身边的老人了,竟然如此不知轻重......”

“奴婢罪该万死。”茗微不停地磕头,“求陛下息怒。”

“来人啊!一等宫娥茗微尊卑不分、藐视宫规,掌......”本想说掌嘴五十,但一想到体罚会留下痕迹,南宫绾妧醒来发现了会伤心,当下便改了口,“罚一年月例以儆效尤,若再犯决不轻饶!”

茗微赶紧谢恩,这边南宫夫人也松了一口气,却不敢再逗留,慌忙告退。

南宫绾妧昏睡了好几次,宇文承焕日日守在床前,连朝政都无心理会,内侍总管郭元偷偷告诉茗微,说娄太师一派已经开始蠢蠢欲动,要弹劾宇文承焕了。

宇文承焕毕竟不是娄太后的亲生骨肉,娄太师对宇文承焕不够忠心也没什么奇怪,若是娄太师在朝堂上光明正大表示对宇文承焕这个新帝不满,宇文承焕的皇位可就岌岌可危了。

若是宇文承焕当不成皇帝,那南宫绾妧的处境就会很糟糕,这可把茗微给急死了。

她壮着胆子跪在宇文承焕面前求他把重心放在朝政上,反而被宇文承焕呵斥一顿,到后来连娄太后也出面,询问南宫绾妧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“皇后若不贤良只会以美色惑君王,让君王无心朝政,那便是天大的罪过,留着何用?”

这是娄太后离开昭信华宫时留下的话,当时宇文承焕已经有半个月不上朝了。

郭元与茗微苦口婆心地劝了宇文承焕数次,宇文承焕只回一句,“若无阿绾,要天下何用?”

茗微暗叹,他如此情深义重,可又有何用?

南宫绾妧虽无生命之忧,病情却一直没有起色,病得糊涂时,连人都认不清,总是说着胡话,时不时在睡梦中落泪。

茗微和宇文承焕都瘦了一圈,昭华宫里所有人皆是提心吊胆,一边怕南宫绾妧撑不住,一边又怕娄太后怪罪。

原先为南宫绾妧看病的太医差点被宇文承焕降罪,幸好茗微求情,迫不得已,茗微只好告诉宇文承焕,说南宫绾妧得的是心病,药石难于起作用。

宇文承焕自然知道南宫绾妧的心结在何处,可他无能为力,就因为无能为力,他才更加煎熬痛苦,因为他知道某些东西只要松手就再也抓不住。

可他却不知道,即便是不松手他照样是抓不住。

南宫绾妧每次病得糊里糊涂时,都会做一个离奇的的梦。

在梦里,她不停地追着一个骑马逐渐远去的少年,因为迎着光,那少年和马似乎随时融入耀眼的光芒中,而她的眼睛也被那发白的光线刺得生疼。

似乎有人在说话,她听得不甚清楚,隐隐约约只辨出一句,“等我回来娶你......”

她好害怕,她追他,就是想告诉他,她已经不能再等下去。

“承曕,别走......”

更多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