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要去阅读小说网最新章节无弹窗在线阅读

第四章

更新时间:2019-01-10 23:31

 “可不是,那个时候简直是噩梦连连,你我的日子都难过得紧,天天被那帮小畜生欺负。不过嘛,后来不也熬出头了,昔年这些同学里,你我都还算混得不错的。你自然不用说,美国公司的科学家,一年赚我十几二十年的钱,我嘛,呵呵,你知道,也还过得去。”
  男子笑着点点头,继续回忆:“有一回咱们两个放学路上,遇到那个外号叫拖拉机的流氓收保护费。”
  “恩,当时我们都没带零用钱,被那头畜生抓住,威胁要揍人。”
  “我当时喊了句什么话你还记得吧?”
  徐增哈哈大笑:“你说了句‘快跑’,那时的我也真够没义气的,一个人拔腿就跑,后来才知道你替我挨了不少拳头。不过那个拖拉机前几年被老家那边的派出所抓了,寻衅滋事罪,本来也不关我的事,我刚好听老家那边说他被抓了,连忙托人跟那边的兄弟单位打招呼,最后足足判了他六年,后来我还跟那边的狱警朋友联系过,一定要好好招待他,哈哈,也算曲线救国,替你我报了当年大仇了。”
  男子嘿嘿一笑,指着他道:“当初我替你挨的那份打,你承不承认你欠我一份人情?”
  徐增一愣,发现这话有些不对劲,收敛了笑容,道:“你想说什么?”
  男子轻松地回应:“其实也没什么,你是检察院的,刑事大案公诉时警察都要把各种证据先交给你,我知道你对警察办案的一套东西很了解,想问你个问题。”
  徐增警惕问:“什么?”
  男子道:“我这次回国,带了个手机信号的干扰器,就是让手机发出的信号,不是固定地传向最近的一个基站,而是分散发射,使移动公司定位不到我这个手机的具体位置。这东西你知道吗?”
  徐增微眯了下眼睛,道:“知道,很多诈骗电话的人就用这个。”
  男子继续道:“我买的时候,那个美国佬跟我说这东西是高科技,最新版本的产品,他还开玩笑说恐怖分子都用这个进行联络。不过话说回来,这东西到底有多管用,我不太了解。如果我用这东西打电话,警察想查我位置,能查到吗?”
  徐增警惕感更盛,压低声音质问:“你到底要做什么!”
  男子随意地笑笑,道:“其实我也不想瞒你,他们死定了。”
  徐增大吃一惊,过半晌,讶然问:“你说什么!”
  男子不以为然地重复一遍:“他们死定了。”
  徐增轻嗽一声,道:“你……你说他们是指谁?”
  “下午见过的那些人。”
  “你想做什么?”
  “我准备杀了他们。”男子似乎一点也不对“杀”这个字存在敬畏的情绪,可徐增知道,这胖子从小到大连实在的架都没打过,他会想到杀人?
  徐增浑身一寒:“你没开玩笑吧!本来甘佳宁一家的事,我担心的是你知道了,你会承受不了,自己做傻事,你上次网上跟我说你大概是从事太多年化学工作,最近身体常感觉不适,我怕雪上加霜。你……你怎么会想到那种事?”
  显然,男子的反应远出乎他预料。
  他先前只担心老友伤心过度,或者是想不开折磨自己,加上身体本就差,没想到他居然会想着把这些人都给杀了!
  男子道:“我回国前就想好了,下午看到这些事,更坚定了我的想法。”
  “你发什么神经!你被枪毙了,你爸妈怎么办?”
  “他们在澳洲和我弟弟住一起,没关系。”
  “你……你从没杀过人,你怎么会变得这么变态!”
  “我不变态,他们逼的。”
  “你要怎么杀?你以为,你想杀人就能杀得了?”
  男子露出很轻松的表情:“你忘了我是学什么的。”
  “好吧,我知道你是化工大博士,炸药是你的专长,你要学甘佳宁是不是!”
  男子一本正经地摇了摇头:“她太冲动了,值得吗?如果早点告诉我,我一定帮她杀得一干二净,而且不留任何线索。”
  “天呐!”徐增感觉血液冲向脑部,有点晕眩,“你以为你是谁啊?你要真做了傻事,你以为警察会抓不到你?”
  男子轻蔑一笑:“只要我不想被他们抓住,他们永远抓不到我。说实话,我不懂刑侦,但再高超的刑侦手段,永远脱不出逻辑两字。现在就像一场考试,唯一与学生时代不同的是,我是出题的老师,他们是答题的学生。而我这位老师,准备出一道无解的证明题。”
  在男子轻松的口吻描述中,徐增的脸色彻底沉了下来,过了许久,道:“十年没见,我没想到你思想这么变态。我建议你去看看心理医生。”
  这句话刚说完,男子的手突然剧烈颤抖起来,嘴角流出泡沫,马上一口呕了出来,包括之前吃下的面条,都吐在面前。
  “你怎么了!”徐增对突发情况还没反应过来。
  男子手伸进夹克口袋,从里面掏出一个药瓶,颤抖着转开,倒出两粒药,送到嘴里,拿起桌上的水杯,一口咽了下去。
  过了几分钟,他终于恢复稳定,淡淡地笑了笑:“对不起,弄脏了。”
  “服务员,这边过来清理一下。”
  过后,徐增道:“陈进,你得了什么重病?”
  这个叫陈进的男人摇摇头,轻松地道:“小病。”
  徐增一把从他手里夺过药瓶,看了圈,道:“英文?好像是植物神经紊乱?”
  “恩,呵呵,看来你的英语功底没全丢光。”
  徐增道:“我看八成还是心理因素导致的,是因为甘佳宁的事吧?”
  “医生也这么说,也有可能是多年做化工吸入太多的有毒物质积累的结果吧。”他脸上一副无所谓的表情。
  徐增郑重道:“我建议你还是去精神病医院看看。”他摸出张名片,道,“这医生是市精神病院的主任医生,也是我朋友,专家级的,很难约到,如果你需要的话,回头我打他电话,替你联系好。”
  陈进收下名片,点头笑了笑:“谢谢你,我真该去一趟的,不然以后行动里突然发病,就麻烦了。”
  徐增痛声骂道:“你是不是无药可救了!”
  陈进笑着摇头。
  “人都已经死了,你还想怎么样?”
  “替她完成未了的心愿。”
  “她不是跟那几个混蛋同归于尽了吗,还有什么心愿?你怎么知道她死了还有什么心愿?”
  陈进冷静地分析:“她至少还有两个心愿。第一,她不愿自己儿子以后过上天天提心吊胆,受人欺凌的日子。她不想儿子这辈子就此毁了。——”
  徐增打断道:“这儿子是何建生的,又不是你跟甘佳宁生的,你凑什么热闹?”
  陈进呵呵一笑:“毕竟是她的血脉呀。”
  “第二呢?”
  “第二,始作俑者还没死,炸死的三个,我打听了下,都是小卒子。”
  “你……你真是……”徐增沉默半晌,冷声道,“你要是真这么想,咱们绝交吧。”
  陈进抿了抿嘴,抬头笑了笑:“好吧。”
  徐增面无表情地道:“你不要仗着我们多年的交情,如果你犯事,我一定会第一个举报你!”
  陈进笑了笑,道:“你是不是怕我被抓后,供出你是知情人?”
  “你……”徐增表情复杂。
  陈进道:“你放心,如果被抓,必然死刑,我为什么要拉上你这位朋友?”
  “你……你以为只是死刑这么简单?你以为你死前不会受折磨?你根本不知道里面那套东西多恐怖!”
  “你不就是指用刑嘛,就算真能抓到我,他们不敢,也不会对我用刑的,我做了双重保险的准备。”
  “你……你到底什么意思?”
  陈进笑道:“没有别的意思,你有你的立场,我明白,我有我的眉角,也无法改变。”
  徐增默默坐在位子上良久,最后,他叹口气,疲倦道:“我问你最后一遍,你刚才的话是开玩笑的,还是认真的?”
  陈进笑了笑,嘴角很镇定:“认真的。”
  徐增缓缓站起,原地伸直了身体,深吸一口气,冷声道:“好!从此你我各不相识,你今晚的话我都没听见。”
  这句话说完,此刻开始,徐增的眼神已经很陌生了。
  陈进点点头,笑了笑,但没说什么。
  徐增紧闭嘴唇,掏出钱包,快速叫过服务员结了账,站起来转身就走。但走出几步后,他又停下,立在原地许久,背着身冷漠地说了句:“不要以为美国货是什么高级东西,只要锁定你的手机号,五分钟以上铁定查得出,最好别超过两分钟,每次电话换张手机卡对你构不成经济负担。”
  当他说完这句话时,他就有些后悔了。这句话一旦告诉陈进,自己就从实际意义上的知情人变成了共犯,难道我也要跟着陷入这个泥沼?
  他咬咬牙,大步走了出去。
  陈进坐在位子上,苦笑一下,直到徐增的背影离开目光所及处,他才低声说了句:“谢谢。”
  他并不责怪他,身份不同,立场自然不同。
  从此刻起,他就没了这个“朋友”。
  从此刻起,他只是一个人,面对的,是一部庞大的机器。
  从此刻起,他要用自己的智慧和技术向他们证明,即便天空阴霾蔽日,一己之力也可以刺破一段光明!
  经过细致严谨的分析和自我论证,陈进认为,要完成整个谋杀计划,需要做极其充分的准备工作,并且,最好能有个帮手。
  他一个人虽然也可以把整个计划完成,但显然那样的结局是不完美的。必须要一个帮手,一个藏在暗处的“影子凶手”。协助他完成整起案子。
  幸好,那天以后过了不久,他终于找到了那位“帮手”,一位意想不到的好朋友。
  这位朋友,将成为他整个谋杀计划最关键的合作伙伴。
  这位朋友是他最重视的人,一位事先他压根没想到会存在的帮手。
  有了这位朋友的帮助,一切,都顺水推舟了,天衣无缝。
  甚至……简直犹如上帝在犯罪。
  经过了长时间的准备工作,第一起案子差不多可以动手了。
  一个半月后,江小兵上完夜自习。
  江小兵是原派出所副所长江平的独子,也就是上回在他妈教唆下,踢踩甘佳宁儿子的角色。
  这一脚虽然是踢在甘佳宁儿子身上,实际上也把他自己的小命踢没了。如果真有生死薄,江小兵的名字很快就可以划去。
  你可以得罪散打冠军,因为他最多把你暴揍一顿;可你也不要得罪化工博士,他轻易就能想出几百种方法弄死你。
  许多人总觉得数理化和生活无相关,可陈进显然不会这么以为。
  知识就是战斗力!这话是伟人说的靠谱的一句。
  所有的犯罪,逃不脱逻辑。
  警察破案,不可能凭空破。
  想要犯罪成功,首先要制造一个无懈可击的犯罪逻辑。
  江小兵很拽,大概是承袭他老爹彪野的天性,学校里的人都怕他,才初二年纪,就敢去收高中生的保护费。
  初高中正是男生叛逆期,校内外混混很多,他俨然是里面的老大,许多社会小青年,也跟着叫他大哥,因为交上这个大哥,打架斗殴,进去了很容易出来,也不会被派出所的人揍。
  晚自习还没结束,他和几个同学就溜达出来,来到校外,叼起一根烟,肆无忌惮地抽着。可是他不知道,黑暗中,一双眼睛已经盯上了他。
  这双眼睛平视似乎显得很疲惫,但一看到江小兵,这双眼睛就发亮了。
  别让我抓住你落单的机会。陈进心里冷笑着。他蹲了这小子好几天,这小子每天都跟一群人一起走,不太好下手。
  不是说他跟一群人一起走,他就没办法要了他的命。
  他有办法把对面四个流氓学生在两分钟内一起干掉。
  之所以没这么做,不是他心地好,不想伤及无辜。过去他或许心地好,现在的他,为了整个计划,根本不在乎身上多背几条人命。之所以没这么做,只是因为,他要把第一个案子,做得完美。
  完美到什么程度呢?
  ——他要在警察面前,光明正大地杀死江平一家满门,而且还要让警察对他完全无可奈何。
  甘佳宁自忖三硝基甲苯威力大,走上了不归路,真是蠢到家了!
  他常恨甘佳宁什么不告诉他,而是一人扛起了所有责任。
  如果让他知道,他决计能帮她把对手一个个全部干掉。干得不露痕迹,警察永远找不出线索破案。
  不过陈进知道,甘佳宁是不可能告诉他的。
  他只能哀叹怨恨。
  今天运气很好,等了好多天,总算等到江小兵落单了。
  这四个人经过一个网吧时,另外三个说要去上会儿网,江小兵家里有电脑,没有同去,而是一个人抽着烟,大摇大摆地往家走。
  经过路口的一个监控,他穿入了一条一边沿河的偏僻小街,此时,由于已是冬天的缘故,路上没见行人。
  在走出二百米后,刚经过一棵路边大树后面,他突然感到脖子一阵刺痛,发出了一声本能叫喊,但没过十几秒,还没等他完全看清面前这个人,就头脑发昏,随即倒下了。
  陈进心里笑了句,搞定,以后的事,让那位朋友处理吧。
  第二天早上,江小兵的母亲王丽琴急匆匆跑到了派出所,直接找到所长范长根,焦急道:“老范,我儿子不见了。我刚去了学校,我儿子也没去上课。”
  范长根知道她儿子是个小混混,以前要不是江平是他的铁杆手下,早把江小兵给处理了,现在江平已死,念在过去的交情,他还是安慰道:“不会有什么事的,你放心吧。你儿子大概出去玩了,要么去哪个同学家过夜睡过头了,你找他同学问问。”
  王丽琴道:“我打他手机也关机了,而且今天连课都没去上。”  

更多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