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要去阅读小说网最新章节无弹窗在线阅读

第八章

更新时间:2019-01-10 23:33

  这伙绑匪就不同了,对手机的监控格外敏感,警方根本没法通过手机信号查到他们的任何线索。
  对于这个时间紧迫的绑架案,查手机信号是最有用也是最有效的手段,现在绑匪把这扇门给关上了,嗯,案子很棘手,对方不太好对付。
  王格东思索片刻,吩咐道:“先这样,我布置的四块工作还要继续做下去。视频里的这个绑匪,只能看出是个胖子,长相和年龄都没法判断。衣着上看不像个小青年,但也不排除小青年穿这种夹克衫的可能性。跟我们通话的绑匪听着声音像二十来岁的,但也可能是用了变声器,不让我们听出真实声音。视频里的这个家伙到底是不是和我们通话的那个人,现在也没法确定。恩……今天只能先这样了,你安排几个人继续查监控的线索,其他人先回去休息吧。”
  等林杰走后,王格东一支支地点起烟,闭眼躺在椅子里分析着。
  这个案子不简单,绑匪有很强的反侦察意识和能力,可以说,警方对他们的一切都一无所知。
  他们有几个人?
  用了什么手段能在短时间内控制住江小兵,周围居民没听到动静?
  江小兵现在是死是活?
  如果还活着,绑匪为何不让江小兵与王丽琴通话?
  如果已死,为何绑匪不尽快完成交易,而是给警方三天时间破案,三天后再交易?
  该不会绑匪得知警方介入后,就放弃了继续交易的打算,虚晃一枪,故意约定三天期限,这中间处理干净江小兵尸体,此后警方再想找出凶手,凶手是谁,躲在天涯海角谁知道呢!
  此外,绑匪口气真大,丝毫没把警方放在眼里,甚至抱着把犯罪当成游戏的态度。
  不过话说回来,王格东也不由承认这次的对手干得很利索,从头到尾没留下人证物证,还嚣张地光明正大从监控底下走过,竖中指挑衅。却让警方依旧对他无可奈何。
  通常的绑架案,警方都能在短时间内查出绑匪和人质的所在地,从而进行围剿,到时派谈判专家沟通,几乎所有的绑匪都会在警方软硬兼施的包围下,心理崩溃,从而投降。
  但这起案件,最关键的是警方不知道绑匪是伙什么人,更不知道他们的位置,所有常规处理绑架案的惯用套路都无效。
  如果三天时间一到,警方依然不知绑匪的行踪,最后只能进入交易阶段吗?这是王格东不愿看到的。
  他细细思索着案情,除了绑匪狡猾,不留线索以外,他觉得这起绑架案更是疑点重重,似乎不单纯只是一起绑架案。
  第一,绑架对象挑的是江小兵。一般绑架案对象都是女学生,这起案件中,江小兵是男生,还是个混混,年纪虽小,但个头挺壮,会打架,放学回家也总是一帮人一起走,对绑匪来说,这种目标下手很有难度。金县虽然是浙江中部的县城,但有钱人同样很多,有钱人中,总有不少人家的子女,正在读初高中,需要夜自习,夜自习结束也是自己独自回家的。挑他们下手不是更方便?
  第二,绑匪对这次犯罪显然是做足功课了。他们专门准备了很多不记名手机卡,分别从不同地方购买,每打一次电话,就丢弃一张卡。而且对方很有耐心,江小兵独自回家出现的概率不高,回家路线也不固定,从同学口中得知,江小兵最近一直和他们一起走,唯独那天刚好落单,绑匪就抓住这个机会下手,显然是经过了多天的跟踪结果。
  第三,如果江小兵现在果真已经遇害了,那么凶手没有选择尽快完成绑架交易,而是给足警方三天时间破案,到底是为什么?
  如果到明天结束,还是没有进展的话,后天只能准备钱,与绑匪做交易了。
  王格东心里异常恼怒,绑匪挑衅他的话语萦绕心头,本来他势必要在这三天里把绑匪揪出来,要是到最后揪不出,反而要满足绑匪条件做交易,面子全失。
  不过他转念一想,如果真要做交易,他倒也不担心,到时他有办法让绑匪现形!
  窗帘紧闭,陈进点着一盏台灯,坐在椅子里,专心致志地检验着他面前的皮箱。
  这里一共有两个皮箱,大小和长相都差不多,皮箱也是他专程跑到杭州不同的两家街头小店分别买的,买来有些日子了,连他自己都记不清哪里买的了。
  这是最普通的杂牌箱子,若说警方想从皮箱入手找出买家,别说县城的公安民警,就算换来美国FBI,也照样查不出。
  箱子很大。他事先做过计算,三百万现金堆叠起来将近一米高,箱子小了当然不行。
  不过这么多现金还有个问题,全部一百元面值的金额,三百万合起来大约重六十六斤,王丽琴他们一定会以钱太重,她一个女人拿不动为借口,找个便衣说是她亲戚,跟着她一起过来交易。
  如果要这么说,我也不反对,就顺了他们意,到时,他们会更后悔的。你说是吧,我最重要的朋友?
  陈进嘴角忍不住挂出一抹笑容。
  对于这点,陈进很有信心。
  身旁的另一张大桌子上,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化学实验仪器,桌子底下堆满了一条条香烟,各种牌子都有,大多是便宜的品牌。不用说,这些烟也是他分批从外地买来的,没有人会注意一个人带了几条廉价烟。
  过了很久,他终于抬起头,揉了揉太阳穴,大功告成,万无一失!
  其实这两个箱子,他在之前就已经测试过很多次,完全没有问题,合乎他实验的结果。现在只不过在最后时刻,再次确认可靠性。
  对于实验,他永远追求最可靠的结果。
  化学反应是世上最奇妙的过程。
  大千世界,包括人体内,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着化学反应。即便你死了,你体内也在进行着反应。
  你的衣食住行,用的任何一件产品,都是化学的杰作。
  可以说,近几个世纪人类快速发展的源泉,得意于化工技术的突飞猛进。
  上帝创造了物质,又创造出物质的相互反应规则。
  人类通过不断的研究发现,总结出这套规则,从而发明了化学这门最神奇的学科。
  陈进对化学的一切,都充满了敬畏之情。
  同时他也知道,理论上可靠的化学反应,在实际中未必能如计划进行。
  譬如气压强度、溶液的酸碱度,任何一点的误差,或许就会让实验的结果大打折扣。甚至有时候一个实验失败了,你找来找去就是找不出原因。
  再如理论上,金属不与碱性溶液发生反应。但实际中,金属铝却偏偏即能和酸溶液反应,也能和碱溶液反应。实在奇妙!
  陈进毕生的绝大部分精力,都投入到无尽的化学世界中。
  而今,他需要把他的知识,投入到他一生最有“价值”的一次实践中了。
  在回国之前,他对冒出这个计划也吓了一跳,他有过犹豫,有过矛盾,我这么做究竟能否代表正义呢?
  我到底是想践行心中的正义,还是发泄我内心的情绪呢?
  是否有比我这个做法更公正、更有效的方式解决问题?比如,法律?
  当他看到了何家婆孙两人受尽欺辱,连做人最底限的尊严也遭他们践踏时,他心中的矛盾一扫而空。
  没错,发泄心中情绪,完成甘佳宁的心愿,和践行正义,一点都不矛盾。我的做法,是最好的选择。
  因为,制度已经够完善了,法律也已经够完美了,瞧那部宪法,写得多漂亮动人!
  问题出在哪?
  不是律法,而是人!
  马车跑不动了,你是举鞭子抽马呢,还是拿鞭子抽车?
  答案毫无疑问是在马身上。
  可总有那些自作聪明的人物,偏偏想着把马车弄得更结实些,而不去想着马跑不动的原因。还总爱冠冕堂皇地说些漂亮话,自诩是个理性客观的现代知识分子,头顶道德和智力的优越感,批判燥怒的人群,说要给上面的人时间,让上面的人不断完善制度。
  实际上呢,这种人不过是把大头钉扎在裤裆下——闲得蛋疼!他们的逻辑思维存在天然的缺陷。
  恶徒拿着正义之剑,就是好人了吗?
  陈进轻蔑地笑了笑,还是让我这位老师,给他们上一课吧。当然,我的朋友,这些活你肯定要参与。
  还有一天多的时间,留给王格东。
  第二天过去后,县局对绑匪的行踪依然没有任何收获。
  通过排查工作,已经排除了绑匪就住在安乐路一侧居民楼里的可能。同时,周边的走访工作没有半点进展,江小兵失踪时没有目击者。从江小兵同学朋友处了解的情况,也是如此,根本一筹莫展。
  县局把经过监控探头,需要重点排查的车子视频发到了市局,但由于光线条件差,监控分辨率低,图像处理需要时间,并且说这个处理的最终结果,也不会太清晰。
  到了第三天,王丽琴已经完全坐不住了,多次打电话问绑匪抓到了没,搞得王格东不甚厌烦,只能一次次好言宽慰。
  到了下午,王丽琴又打电话过来说,她跟几个朋友约好了借钱的事宜,现在就过去写借条,同时把钱转到她账户上,跟银行预约,第二天一早就能取出三百万。
  王格东虽然基于绑匪不让人质通话,又煮熟人质耳朵这两点,判断江小兵已死。但这个判断仅仅是由已知线索的合理推断,从一名刑侦专家的严谨角度出发,现在没有证据断定江小兵已经死了。如果贸然告诉王丽琴,恐怕她马上会情绪失控,再与绑匪周旋想一网打尽会很麻烦。
  所以于情于理,他都不太好把这个未经验证的猜测告诉王丽琴。
  反复忖度一番后,王格东同意她去准备钱,他这边也准备好了明天的计划,绑匪再打电话时,必须要跟江小兵通上话。
  如果绑匪执意不肯,那么江小兵遇害的可能性更大了,到时派便衣跟王丽琴一起,提着假钱去诱出绑匪。那时的工作重心就不是解救人质,而是抓获凶手。
  如果绑匪同意通话,证明江小兵实际上并没死,到时用真钱还是假钱做交易,王格东心里也有了打算。他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,只要绑匪真敢交易,他一定让对方无处遁形。
  安排已定,当天晚上,王格东先让便衣把手小区的主要通道,监视是否有可疑人员在附近徘徊,确认没有后,他和六名刑警穿着便衣,趁着夜色笼罩,偷偷来到王丽琴家中。
  王格东带来了一大袋的“钱”,这些钱是按绑匪要求的,十万块一叠的钱砖,不过每个钱砖只有上下两面一张是百元真钞,中间都是银行的练功券,钱砖的侧面涂好了颜色,若不拆开看,还真不容易分辨真假。
  王格东向王丽琴详细吩咐了一遍该如何跟绑匪沟通的事宜,包括各种情况下如何应对,所有人都严阵以待,准备明天把绑匪捉拿归案。
  第二天早上九点,王丽琴手机响起,一看是个陌生号码,大家顿时按计划行动起来。
  县局里的技术人员马上开始着手查信号,现场所有人耳朵里都戴好无线耳麦,可以同时听到手机的对话和王格东的指令,王格东嘴上戴了个小话筒,用来发指示,也可以直接接通手机与绑匪通话。
  王丽琴咬咬牙,还是接起了电话。
  对方轻松地说:“喂,还是我。意外吗,还是不意外?期待吗,还是不期待?”
  王丽琴求助的眼神看向王格东,王格东确实教了她对方说什么话该如何应对等,可王格东从没教过她,如果对方的开场白是套莫名其妙的说辞,又该如何回应。
  王格东张着口形示意:“问他怎么交易。”
  王丽琴只好道:“今天就交赎金吗?”
  “当然,我们不是给了警察三天的时间嘛,可惜他们太笨,找不到我们,现在我也不想继续玩了。三百万准备好了吗?”
  “还……还在银行。”
  对方微微有点恼怒:“怎么还没取出来?如果你不想花钱换回你儿子,那也就不用浪费时间了。”
  王丽琴忙道:“三百万数额大,要预约的,昨天刚预约,今天……今天马上就能取。”
  对方笑着道:“原来昨天才预约呀,看来那位很厉害的专管刑侦的王局长,前几天一定信心满满地认为肯定能抓到我咯,哈哈。对不起,时间差不多了,我得挂电话,等下再聊。”
  说着,就挂了电话。
  县局技术人员马上传来声音:“老大,还是新号码,时间太短没查好就挂了。”
  王格东冷哼一声,把头一别,没有说话。
  过了几分钟,对方果然又打来了电话,依然是新号码:“喂,还是我,哈哈,是不是觉得我有点阴魂不散?你现在先去取钱吧,记得是十万块一刀的钱砖,过后我会通知你如何交易。对了,可不要妄想用假钱啊,如果是假钱,我直接撕票了。还有告诉那位很厉害的专管刑侦的王局长,电话背后偷听我不介意,等到交易时再派人跟着,我就真的生气了。”
  所有人都脸色一震,不少新人都在心里想,绑匪怎么知道我们在监听电话?
  王格东一点都不意外,绑匪准备这么充分,显然会想到警方一旦介入绑架案,是不会退出的,当然会监听着王丽琴的手机。
  王丽琴按照指示问:“等一下,我取钱之前要听到我儿子的声音。”
  对方道:“我为什么要满足你这个条件?”
  王丽琴声音哽咽起来:“你们……你们一直不让我听我儿子声音,是不是……是不是已经被你们……”
  “哦……我明白了,你是担心江小兵已经死了,那接下来的交易就是纯粹讹你钱了对不对?”
  大家都没想到绑匪居然会直截了当地戳穿他们的心思,把问题挑明了说。
  对方继续道:“好吧,今天江小兵就在我身旁,我没理由不让你们通话。不过我只给你几秒钟时间。”随后电话里头传来对方走路的声音,过了几秒钟,又传来对方声音,“我现在松开你的嘴,你只能跟你妈说几秒钟的话,如果你说了现在所在地的话,我直接杀了你,听见了吧?”
  隔一秒钟后,传出了一声:“啊……啊……你要干什么,不要……啊……”江小兵的声音就此中断。
  “小兵,小兵,你怎么了,怎么了!——你把小兵怎么样了?”王丽琴着急问。
  “没怎么样,你不是要听他的声音吗,我不过是碰了下他耳朵的破口,让他发几句声音给你听听。还要继续跟他说话吗?他现在耳道里结了血块,听不太清我的话,估计也听不清你的话,需不需要我替他把耳道的血块挖干净,和你通话?”
  王丽清连忙摇头:“不要,不要……我求你们不要虐待他了,钱我一定会给的,求你们一定放过他。”
  对方笑道:“这样合作就很愉快了嘛,放心,只要钱到手,江小兵一定会放的。我们也不想杀了江小兵,绑架案和凶手案的量刑还是有挺大不同的,我们比你们更懂法。如果不是逼不得已,我们也不愿杀人。只要你配合好,一切都会顺利的。你去取钱吧,一个小时后见。”
  说完,再次挂上了电话。
  王格东皱着眉头,问道:“刚才声音是不是江小兵的?”
  王丽琴非常肯定,同时焦急道:“王局长,现在要不要去取钱,你们一定能救出小兵吗?”
  王格东烦闷地按了按太阳穴,他想不明白,怎么江小兵还活着?
  听对方的话中意思,不愿让江小兵说太多,是因为江小兵知道此刻身处的位置,怕他说出来曝光绑匪的窝点。这也合乎绑匪的立场。同时也证明了这伙绑匪比一般的犯罪分子高明得多,谨慎得多。
  很多普通的犯罪分子,自以为很聪明,自以为防备心理很强,但往往在和警方通话中,无意间就被套出话了,到时怎么被抓的都没想明白。
  而这伙绑匪呢,冷静、不慌不忙,所有的计划似乎都有条不紊,按照他们自己的节奏进行着,丝毫不被警方的介入打乱。实在是棘手的对手。
  同时,刚才也表明了,之前对方说自己是中间人,江小兵不在身旁是真的了。那么把耳朵煮熟,可能仅是绑匪中的某个人比较变态吧,无关掩盖江小兵已死。
  思忖片刻,王格东道:“小李,你陪着去银行取钱吧。”
  等他们走后,林杰凑上来,低声道:“老大,您真准备让王丽琴去取钱,我们用真钱跟他们交易?”
  “等下看绑匪要怎么交易再决定吧。银行是肯定要去的,万一绑匪盯着王丽琴没被我们发现呢,绑匪若没见到王丽琴去银行,对钱的真假自然要怀疑了。既然现在我们知道江小兵还活着,我们首先要保证人质和王丽琴的安全,其次才是保证钱不能落入绑匪的手里。”
  “不过我在怀疑绑匪难道真敢来交易?”
  王格东道:“绑匪如果来交易,有三种情况。一是他们直接带江小兵过来,这种情况下,我们就把他们果断包围了,到时谈判专家和狙击手都上,软硬兼施,对方最后一定全部投降。二是绑匪派了那个中间人过来,江小兵继续跟其他绑匪躲在幕后,这时候要先控制住中间人,再想办法把对方一网打尽,救出人质。第三种情况,绑匪让我们把钱放在某个地方,他过后会来拿。这个地方即便不适合警方直接在旁边跟哨蹲点,我们钱里面还放了GPS定位装置,绑匪敢拿钱更是只有死路一条。”
  林杰道:“可是我们目前对绑匪情况一无所知,不管哪种情况抓捕时,绑匪一定是跑不了,但江小兵都有可能保不住。”
  王格东眼睛里寒光一闪,点点头道:“确实,不管哪种情况,江小兵都有可能出现意外,具体情况具体处理吧,最坏情况是送对方一个江小兵,绑匪一个都走不了。”
  事到如今,这个不知道绑匪和人质身处何方的案子,想要直接解救人质是不可能的了,交易一定要进行。王格东把三种所有可能的交易情况都做好了充分准备。
  交易时,绑匪如果直接带人质过来最好,但这么狡猾的绑匪,王格东猜想他们一定会先收着钱,再继续扣着江小兵当人质以保证他们的安全。

更多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