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要去阅读小说网最新章节无弹窗在线阅读

第九章

更新时间:2019-01-10 23:33

 如果绑匪以为用这种方法可以继续要挟警方的话,哼,太天真了,王格东自有对付这帮家伙的办法。
  一个小时后,非常准时准点,绑匪打来电话:“钱准备好了吗?”
  “恩……好了。”
  “是十万块一叠的钱砖吗?”
  “是的,银行拿出来就这样。”
  “你是不是准备用假钱呢?”
  王丽琴忙道:“不会的,一定真钱。我能再和我儿子通话吗?”
  “不行,你的要求有点多,你儿子话说多了,对我们只有坏处。我拜托你别再污蔑我的身份,我不是好心人,更不是慈善家,我是绑匪!废话不多说,嗯,好像废话也都是我自己在说,好吧,这回真的废话不多说了,你自己会开车吗?”
  “恩……不会。”
  “那你怎么过来?”
  “去哪里?”
  “有点远。”
  王格东眼神一动,忙指示她按计划回复。
  “三百万很重,我一个人拿不动,我表弟和我一起来行吗?”
  “你表弟,为什么这种剧情都会冒出个亲戚?不会是找个便衣警察冒充吧?”绑匪笑声连连。
  王格东忙使眼色,王丽琴镇定下来,道:“不是,真的是我表弟,不信你可以查。”
  绑匪苦恼地笑了句:“哦……你知道我没法查,所以说得这么自信。也罢,你和你表弟一起来吧,记住,如果带了警察,那就没法交易了。你表弟会开车吧?你们开车到南湖水库吧,到时见。”
  说完挂掉电话。
  南湖水库?
  王格东心里马上算计起来,南湖水库在乡下,面积非常大,四面环山,离县城大约有二十公里的路程,如果绑匪要在那边交易,湖周边全是山,地理位置对警方很不利,他们不太好布控。
  但事到如今,没有其他选择,只能继续和绑匪做交易。反正还有GPS定位工具放在钱一起,哼哼,绑匪能跑得了?
  王格东连忙吩咐小李带枪装成表弟,跟王丽琴同去,做好保护工作,同时,给小李的衣领处装上一个小巧的对讲机装置,对讲机最大有效距离是一千米,警方大部队跟在后面,嘱咐他一有情况马上联系,不要中了绑匪圈套。
  另外,一大袋的真钞和一大袋的假钞都带车上,到时具体用哪个,等王格东的指示。
  南湖水库的位置很偏,虽说距离县城的直线距离只有二十公里,但从县城出发,开过一段省道后,就转入了弯弯曲曲的乡村公路,再开一段,出现了一条泥土路,坑坑洼洼,蜿蜒通向山区深处。
  一路经过了将近一个小时,终于到了山区的最深处,出现一个巨大的湖泊,湖泊有几个弯口,望不到边际,是个环山而建的大水库。
  这个水库是金县最大的饮用水源头,由于库区地势深,平时闲暇钓鱼的人也不愿跑这么远,所以他们下车后发现视野所及处,一个人都没有。
  王格东带着的警察,开着普通牌照的公车,偷偷在后面距离一千米左右处跟住。同时一路也小心注意着是否还有其他人蹲哨。
  小李和王丽琴下车后,王格东的车子在水库外拐进了一条小弯道里藏了起来,同时早已下令其他车辆的人员,悄悄绕后跑到库区附近的山上躲藏起来。
  王丽琴拨打绑匪的几个手机号,全部关机。等了好久,绑匪终于打来电话:“到了吗?”
  “到了,你在哪?”王丽琴和小李四处张望,没发现人影。
  “你是想问我是不是躲在山上观察你吧?”
  王格东心头一震,又被绑匪猜出了用意。王丽琴不知如何回答。
  绑匪继续自信地道:“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掌控中,不用费心思抬头找我位置了。待会儿你就知道我在哪,现在按我指示进行交易就行。当然了,我已经警告过你了哦,别想用假钱,否则就算警察在远处跟着,你也救不回你儿子了。”
  王格东监听着手机,暗暗分析着绑匪一定就在某处的山上,此刻正用望远镜进行观察,这才如此自信满满。
  王丽琴只能继续按指示道:“你们什么时候放人?”
  “钱收到自然就放。”
  “我怎么相信你们会遵守承诺?”
  绑匪轻松一笑:“这实在不太好证明,我总不能把我的信用卡还款记录给你看,彰显我是个诚信的人。信不信是你的事,你儿子的命在我们手里,你可以选择不交易。”
  王格东给王丽琴下指示:“答应他,先交易。”
  王丽琴道:“好,你说,我怎么把钱给你?”
  “石头滩知道吗,你们先到石头滩上来吧,我会继续打电话给你的。”说完,就挂断电话。
  距离他们此刻所在位置大约五六百米远处,有片石头滩,两人上车,开车过去,同时,后面跟着的警察也下了车,偷偷向前移动,使距离保持在一千米的对讲机范围内。
  到了石头滩后,没几分钟,绑匪又打来电话:“石头滩北面外圈有棵特别大的树,比周围其他树明显大,看见了吗?”
  他们抬眼去看,那棵特别大的树很显目,周围都是其他的小树,可是这附近没有见到人,绑匪呢?
  王丽琴只好应承:“看到了,然后呢?”
  “走到树那儿去,树后放着个箱子,你们先找到箱子吧,待会儿说。”又挂了电话。
  监听手机的王格东狠狠抿嘴咬牙,绑匪太狡猾了,每次都用新手机卡,而且通话时间都很短,他们根本没办法确定信号源。
  王丽琴和小李走到树后,果然看到一块石板下,压了个大箱子,拎起箱子掂了掂,里面没东西,是个空箱子。
  这时绑匪又打来电话,道:“箱子找到了吧?”
  “恩。”
  “把箱子拿到你们车旁,装钱。箱子里有三十张锡纸,把十万块一叠的钱砖用锡纸包好,包严实了,放进箱子里。不要用假钱哦,真假我马上就知道了。如果是假钱,那就永不再见了。你可以考虑下,你是该相信警察,还是相信我。我给了警察三天时间,还是抓不到我们。如果警察怂恿你用假钱,后果自负吧。”说完又挂了电话。
  王丽琴心中忐忑,原本她也想用假钱,但绑匪几次三番如此自信地威胁自己和警方,并且想起绑匪给了警察三天时间都没抓住他们,可见这群绑匪的手段比警察更高明。加上现在警察大部队远在一千米外,到时怎么支援呢?
  一定要用真钱,否则儿子的性命难保。
  小李见王丽琴脸色异样,明白了她的顾虑,低声对着领口的小话筒道:“老大,现在怎么办?”
  王丽琴对话筒道:“王局长,还是用真钱吧,万一……万一就不好了。用真钱你们不是有卫星定位装置吗,这钱肯定能追回来的。”
  王格东深呼了一口气,他根本琢磨不透绑匪的用意,为什么把钱放到这个箱子里,又为什么要用锡纸包好,真假马上就能知道是什么意思?他不敢疏忽大意,如果绑匪此刻就躲在山上,等下突然现身交易,而他们警察大部队又在远处来不及支援,小李虽有枪,但毕竟一个人,绑匪说不定也有枪呢,若被绑匪发现是假钱,一定知道上当了,到时直接通知其他绑匪撕票,那么即便控制了来交易的绑匪,也没法救出人质。
  绑架案如果是因为警方冲动导致的人质死亡,王格东多少要吃几个问责,他不想这么做。并且连王丽琴自己也想着用真钱,他还有什么好顾虑的。
  思考已定,他下指示:“按绑匪的要求做。小李,顺便把GPS装置放进箱子里。对了,待会儿如果绑匪现身,你要想办法把对方引到视野隐蔽处,其他绑匪可能在山上某处用望远镜观察,你要挑个有遮掩物的位置,不让对方的其他人能观察到你们的情况。同时,第一时间摸清楚他的底细,把他控制住。”
  “好的,老大,我会随机应变的。”小李心中既激动又紧张,这次办成功了,他一定会记上首功,往后升职的机会很大。而且他带了枪,他枪法很准,演戏时多次评过神枪手,他一点都不怕绑匪耍什么阴谋。
  两人把箱子拿到车子旁,打开一看,果然是个空箱子,里面放了一叠的锡纸,就是烧烤用的那种。
  绑匪反复提醒不要用假钱,否则立即撕票,王丽琴不敢怠慢,小李更无所谓,反正局长也说了用真钱,用的又不是他自己的钱。而且自己持枪守在箱子旁,绑匪一现身,就会想办法控制住对方。加上待会儿箱子里会放入GPS定位装置,即便绑匪用人质威胁要拿走钱,哼哼,除非他跑出地球了,否则每时每刻的位置都在警方的掌控中。
  两人提出装真钱的袋子,取出钱砖,用锡纸一块块包好,放进箱子里。随后就是等待绑匪的电话了。
  过了几分钟,绑匪再次打来电话:“包好了吗?”
  “包好了。”
  “包仔细了,不要漏水呀。”
  王丽琴不解问:“什么不要漏水?”
  “等下你们要把箱子扔到水库里,如果漏水,那这些钱我不还要晒过吗?当然了,你们也不要在钱外包塑料袋,影响我验钱,如果包了塑料袋,同样撕票。”
  所有人听到这句话全部大吃一惊,把箱子扔到水里,难道绑匪通过潜水拿走钱?这个变故显然出乎了王格东的意料,他做梦也没想到绑匪会用这种方法交接赎金,难怪不怕他们警察,顿时惊得目瞪口呆。
  如果用这方法交赎金,绑匪这边显然已经做足了准备,可他们警方一点预防措施都没有。水库这么大,一望无边,若绑匪从水底下拿了钱,飞快游走跑到某处上了岸,这可怎么办?
  小李马上跑到一边,低声询问:“老大,我们怎么做?”
  还没等王格东想出办法,绑匪声音又传来:“马上把钱包完整,合上箱子,然后走到石头滩靠水库的最大那块岩石处,把箱子扔下去,三分钟后我们收钱,确认无误放人。如果三分钟后见不到钱,那么你也永远别想见着你儿子了。”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,绑匪就挂掉了电话。
  王格东抿抿嘴,三分钟时间一眨就过,根本不给他留下思考应对的时间,他牙齿咬住嘴唇思索了几秒钟,又问:“箱子是不是就是普通的行李箱?”
  “恩,没发现异常。”
  “箱子里有袋子吗?”
  “有的,拉链袋。”
  “GPS遇水会坏吗?”
  “防水装置,没关系。”
  “好,那你把GPS定位的小圆球塞到袋子里装好。”王格东心里冷笑,绑匪啊绑匪,就算你们潜水,你们要是有胆拿钱,我就怕你没命花!
  小李马上按要求塞好定位装置,随后道:“老大,接着怎么做?”
  “时间紧迫,现在换钱也来不及了,按绑匪的要求做,钱全部检查一遍,包好了,不要进水。王丽琴,你放心,绑匪就算拿了钱,我们肯定也追得回来。小李,等下你去扔箱子,不要扔得远了,尽量扔在浅水区,随时准备好枪。如果绑匪出现在湖底下,一定要想办法控制起来。”
  这个命令他下得模棱两可,小李也是茫然不知所措。
  绑匪出现在湖底,还怎么想办法控制起来?
  是直接击毙?还是自己跳进水里跟绑匪搏斗?
  那位置可不是隐蔽区,不管直接击毙还是跳到水里跟绑匪搏斗,其他守在远处的绑匪一定会看见的,到时准撕票。
  人质被杀,责任算谁的?
  责任自然不能领导背,总是自己扛。原本想通过这一役来积累功劳,可现在这活不太好办呐。小李相当苦恼。
  王丽琴只希望儿子能活着回来。她也考虑过,这回儿子也是凶多吉少,即便交了钱,最终儿子真能活着回来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?如今儿子还在绑匪手上,她无依无靠,只能全部依赖警方,她即便怀疑王格东这个命令是否会影响到儿子的生命安全,此时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,只能照做。
  两人最快的速度确认了一遍钱砖的包裹,由于锡纸可以做出折皱,钱严实地包在里面,短时间内一定不会进水。绑匪提醒不要包塑料袋,影响他点钱,一来他们也没这么大的塑料袋,二来时间紧迫,根本没功夫再包严实点。反正钱暂时不会进水,绑匪拿走钱也能查出位置,一切照做吧。
  时间过去一分多钟后,两人准备完毕,小李扛起大箱子,跑到石头滩最外侧的那块大石头上,石头下的湖水目测有三四米深,这么深的水阻力很大,绑匪即便出现,也很难直接击毙,赤手空拳跳下水里跟潜水的绑匪搏斗,他更不敢。
  他周围看了一圈,把箱子朝右手边稍微浅一点的地方扔了下去,那里大概不到两米深,距离也很近,他趴下身,思考着绑匪一旦出现,击毙应该没大问题。直接击毙在湖底,其他绑匪是否会发现,不太好说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  箱子扔下去后,稍微浮了几秒钟,随后马上沉了下去,一个个小气泡从箱子表面冒出,显然已经有水逐渐渗入了。接着,气泡开始越冒越多。
  很快三分钟到了,湖面四周静悄悄的,没有出现绑匪的身影。小李趴着躲在岩石的一侧,细心观察着,心里紧张万分。
  “老大,没人来呀。”
  “再等等。”
  又过了几分钟,绑匪还是没有出现,箱子里的气泡一直在冒着,速度很快,说明不断有水涌入。小李握枪的掌心已经冒出了汗珠。
  四周一片静谧,现在是冬天,连虫鸣鸟叫都没有。
  王丽琴站在远处的车旁,更是心急如焚。
  再过了几分钟,依然毫无动静,那个箱子沉在水底,压根没人来拿。
  “老大,还是没人来呀。”
  王格东心中有个奇怪的预感,这次他们中了绑匪圈套了,但到底是什么圈套,他说不出。犹豫片刻,道:“钱会不会进水?”
  小李肯定地答复:“不会,我们包得很严实,锡纸折了几叠,箱子进水了,钱也不会湿。就算钱湿了,银行也能换。”
  王格东思索一番,道:“那好吧,再等一下。”
  又过了将近十分钟,期间经历了多次彼此询问情况,到这个时候,王格东再也忍不住了,道:“先把箱子捞出来再说。”
  小李有些胆怯:“捞出来?绑匪会不会就藏在水底附近,等我下水后,他再下手把箱子夺走?”
  王格东深深吸了口气,这种可能性也不是不存在,如果绑匪穿了潜水衣,隐藏一侧,等小李下水再用鱼枪之类的玩意儿突然袭击,说不定不光钱保不住,人质保不住,还会牺牲一名民警。
  正当王格东举棋不定时,绑匪的电话却再打来了:“我查过你那位表弟实际上是名便衣,所以这次交赎金的行动暂时取消,我暂时不撕票,再给你一次机会,等明天重新交易吧,到时我会通知你,可别带什么表弟了,这剧情一点都不好玩。”说完,挂断电话。
  这……王格东用力握了握拳头,心里把绑匪全家都咒骂了个遍。整了这么久,居然是逗我们玩!
  他刚要下令叫小李把箱子弄上来,又想到说不定这又是绑匪的计谋呢,还是保险起见为好,他马上吩咐手下,开车直接到水库那边,一起把箱子弄出来。
  箱子终于捞上来了,王丽琴茫然无措,心里怨恨着从头到尾都是这帮警察瞎搅和,帮倒忙,如今弄了这么久,还是被绑匪识破了,结果暂停了交易。她心里想象着儿子在绑匪手里,又要吃不少苦头了,不由得眼泪如流水般落下。
  还没等她伤心个够,另一边的一声大叫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。
  “老大,这……这怎么回事!”小李打开箱子后就是一声大叫。
  锡纸没了,钱也没了!
  箱子打开后,里面灌满了水,所有的锡纸竟然全部凭空消失不见了!
  而一刀刀的钱砖,全部变成了一团团滑腻腻的东西,如沾了洗洁精一般,钱上的图案,变成了黑褐色的一块块,小李扯开一块钱砖,想掰开来,却发现成了豆腐渣模样,一捏就整块胶结在一起,费力从中间掰开,里面只剩很小一块的红色图样,周围的绝大部分面积,都已完全面目全非,根本看不出是钱。
  也就是说,三百万,废了!
  这…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锡纸去哪了?钱怎么会变成这样?
 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箱子里的狼藉,王格东干张着嘴,发不出声音,脊背感到一丝冷汗渗了出来。
  王丽琴更是不知所措,先前担心儿子的安危,现在却发现交易的现金全废了。
  江家的总资产当然不止三百万,但三百万可是江家近一半的财产了,现在江平已死,以后没有收入,就指望着吃老本。儿子被绑架了,当然性命第一位,凑出三百万实是无奈之举,本想当然认为有县刑侦队的介入,绑匪就算把钱拿走,早晚也追得回来。钱还能在眼皮底下跑了不成?
  可现在情况是,儿子还没回来,钱也没被绑匪拿走,可这些钱却废了!
  变成这幅模样,根本看不出是钱,银行铁定是不给更换的。

更多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