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要去阅读小说网最新章节无弹窗在线阅读

第十一章

更新时间:2019-01-10 23:34

 而且昨天他们派人蹲守附近,监视着石头滩,没有人回报说可疑人员出入过石头滩,表明这个箱子是在昨天之前绑匪就放在石子下面的,而不是昨天这场戏演完后才放着的。
  表明这个箱子,也是绑匪之前既定的计划,而不是昨天戏曝光后重新制定的交易计划。
  总之,很有疑点。
  王格东道:“你小心点,你先摸摸袋子上面,看看里面是不是一封信?”
  王丽琴照做,回报道:“摸上去硬硬的一块东西,像是箱子的底板,信可能在这里面。”
  王格东想了想,道:“好,那你先把信拿出来,念给我听。”
  王丽琴把手伸进袋子里,感觉这袋子缝得有点紧,她再向前摸,终于摸到一封信了,忙回报:“王局长,是有一封信,我马上拿出来。哎哟……”王丽琴手上感到一股刺痛。
  王格东急问:“怎么了?”
  “手好像被什么东西夹……夹住了……我拿不出来,”她另只手伸向布袋子,要把夹住她手的铁板扳开,费了好大劲,左手才把夹住她的铁板撑起,右手拿着一个信封抽了出来,“我拿……拿出来了。”
  这时,她感觉头有点晕,看到手上出现了几个针孔的破口,有一点点疼。
  王格东没注意到她的声音已经不对劲了,问了句:“拆开看看,信上写着什么?”
  她的眼睛已经迷离了,但她的头脑意识中,还没彻底反应过来,用着微弱的力气,撕开了信封,抖出里面的信纸,看到纸上只打印着三个大字:“死了没?”
  她最终没有回答王格东的话,直接倒了下去。
  “喂?喂?喂?王丽琴,你怎么样,你在听我说话吗?”
  没有人回答。
  旁边林杰急道:“老大,不对劲啊!”
  同时旁边山上的监控人员声音传来:“老大,王丽琴躺下去了。”
  王格东一把站起来,大声道:“所有人员全部赶到石头滩!”
  等王格东赶到时,王丽琴已经躺在地上不省人事,一名刑警上前翻开她身体,测了呼吸、心跳,翻看瞳孔,回头沮丧着脸:“老大,死了。”
  王格东身体一震,强行站稳,走过去,看到王丽琴手里依然拿着那张信纸,上面三个字:“死了没?”
  大家都默不作声,昨天是带枪便衣目光从未移开过箱子,绑匪没有现身,一箱子真钱毁了。今天在山上多位刑警和狙击手的众目睽睽下,绑匪依然没现身,但王丽琴却莫名其妙死了。
  怎么回事?
  他怎么做到的?
  王格东抬眼看地上摊开的箱子,确实是个空箱子。
  这时,王丽琴手旁的手机再度响起,还是一个陌生号码。
  王格东强行平静呼吸,捡起手机,接起。
  绑匪问了句:“王丽琴还在吗?”
  王格东怒不可遏地大声道:“钱毁了,人杀了,你到底是什么目的!”
  “哦,呵呵,听你这么说,信上的问题已经有答案了。好厉害的专管刑侦的王局长,你真的好厉害呀。去大青石对面的湖底看看吧,王丽琴跟江小兵见面了,我刚就说过,今天她会见到她儿子的。”
  “你当自己什么东西——”王格东正要破口大骂,才发现绑匪说完自己的话就把手机关了,根本连让他骂一句的机会都不给。
  照绑匪说法,显然江小兵已经遇害了,现在是冬天,他们也没法下水打捞,只能打电话找来搜救队。
  过了几个小时,果然在大青石对面的一块大石头下的深水区,捞起一个大包,里面装着几块石头,以及江小兵那早已被水泡得变了形的身体。
  王格东颓然坐到在地,一个绑架案,把整个刑侦队刷得团团转,到最后,绑匪从未现身过,却杀了两人,毁了三百万,真正灭了江家满门,同时废了江家近一半的资产,彻底的家破人亡。
  王格东心里各种的恼怒、怨恨,他势必要把凶手抓出来,但他也有个清醒的预感,这次的凶手是他从未见识过的对手,要抓住显然不会是件轻松的事。
  接下来,他有很多事要做,他要把这起丢尽脸面的案子从头到尾重新梳理一遍了。
  陈进做完这一切,会心地笑了:“我说你做的都是小儿科吧。第一个案子,我顺利地拿到了firstblood(第一滴血),同时,还是一次doublekill(双杀),也为你家烧了三百万纸钱,江家彻底毁了。不过你放心,这只是个开始。”
  他嘴角笑了笑,又说了一句:“更要谢谢你,没有你,一切都寸步难行,我最重视的天才朋友。”
  一起原本影响不大的绑架案,在半天时间里变成了惊动市局的凶杀大案。
  王格东从局长办公室出来后,脸色很难看。
  一般单位里,一把手不懂业务,往往是上级派来管人事的,副职才是业务精英,他们县也不例外。
  局长不懂刑侦,所以也没怎么训斥王格东,只是市局领导下令要他解释,为什么交赎金时,人质他妈也被弄死了,你们的神枪手在站台吗?
  绑架案中,救不出人质时有发生,也情有可原。但人质他妈去交赎金,却在警察眼皮底下被弄死了,这是绝无仅有,不可原谅的!
  更可恶的是,凶手从未露过面。
  这份调查报告他需要好好斟酌该怎么写,若理由不能让上级领导信服,他的仕途也基本上到头了。
  他不是背景官僚,他是个完完全全的技术官僚,完全靠自己的业务能力坐上现在位置,出了事也没大佬罩他,只能全部自己顶。
  相比起来,隔壁市的市公安局副局长高栋,去年出了一场连环杀官大案,到最后凶手把目标全杀光了,才被抓住,可高栋不但没受问责,反而今年换届升到市局的副局长位子,谁让人家的岳父是他们市政法委的正书记呢。
  真是官比官,气死没背景官。
  相较之下,在官场里,王格东算是个有点“憨”的人了,也可以说他比同僚正直不少,当时江平闹出事,王格东第一个下令抓人,要不是被其他同僚压制劝说,他早把江平废了。
  他在县里领导群中,人缘不太好,幸亏是仗着自己刑侦的业务本领,其他人对他不喜欢归不喜欢,出了大案子还是要靠他出手。
  现在闹出这起同行听了一定会嘲讽的绑架案,他真是不甚头大。
  重新调整下心绪,还是从头详详细细地查案吧,只要破了案,一切都好说了。
  他深呼吸一下,走进法医实验室,叫出陈法医:“老陈,尸检结果怎么样?”
  “江小兵早在前几天就死了,他身体泡软了,具体死亡时间还需要进一步检查,按我经验看,死了应该有五天了。”
  “五天?”王格东吃了一惊,“江小兵被绑架那天就死了?”
  “应该是这样。”
  “那么昨天绑匪让王丽琴听她儿子声音,显然是之前的录音了。难怪从头到尾只听了一次!”
  老陈扶了下眼镜框,道:“老大,这次的案子不简单,凶手绝对是个厉害的货色,你看,这是早上箱子的底袋里拿出来的东西。”
  老陈拿出一个由三块铁板做成的夹子,夹子最里面有个弹簧机关,第二块铁板上布了十多个小洞,第二块铁板和第一块铁板中间排布着十多根针头,这些针头被切短,切面重新剖成锋利,正对着第二块铁板上的洞口。针头的另一端是很短一截针筒,针筒与第一块铁板相连。
  老陈道:“这个就是凶手做的机关,机关不复杂,但挺巧妙的。你看,直接从铁板上面压,这个机关不会锁上。当时凶手把信放在弹簧旁边,王丽琴手伸进底袋里拿信,抽出信时就会拉动弹簧,机关合上。这些针头就会从第二块铁板的洞中插下,夹住王丽琴的手,同时扎入她的皮肤。针头上连着一个切得很短的小针筒,针筒用活动橡胶塞与铁板相连,所以当机关一合上,上方铁板对橡胶塞产生向下的力,使针筒里的液体从针头注入王丽琴的皮肤内。凶手思虑得很周到,他考虑到铁板夹下后的力量有限,橡胶塞的阻力大,所以他特意在橡胶塞周围涂上润滑用的煤油。显然凶手经过了多次实验,确保这个装置一定会发生功效。就像这样。”
  陈法医摆弄着手里的机关,不断让铁板开合着。
  王格东眉头深深皱起,道:“针筒里装的是什么?”
  老陈目光一寒,道:“尼古丁,高纯度尼古丁。”
  “尼古丁?可这针筒里能装的只有这么点,铁板夹的力道也不是特别大,注入王丽琴皮肤的尼古丁也很少量吧?”
  “恩,是很少,但只要几滴,就足以杀死一头牛,更不用说王丽琴了。尼古丁是一种生物碱,在人体内的渗透非常快,只需十秒钟,就能作用于神经组织。我相信王丽琴当时只注意到手被扎破了,根本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,等到她觉得要昏倒时,已经来不及了。王丽琴从手被扎,到她真正死亡,应该不超过三分钟。这还是慢的,因为她是手被扎,如果扎的是脖子等离大脑更近的位置,不超过一分钟她就死了。”
  王格东手摸着额头:“我以前只在公安刊物上看到过尼古丁是种毒药,没想到这么厉害。”
  “是的,尼古丁最早从烟草中提取,事实上,一包烟的尼古丁足以致人死亡。之所以抽烟的人很少会发生尼古丁中毒,一方面烟草点燃后,部分尼古丁与甲醛反应中和了;另一方面,大部分尼古丁挥发到空中。而且人不是一刻不停地抽烟,吸入体内的量很轻微,会被迅速分解掉。如果一个人一刻不停地抽烟,相信抽完几包后,也会当场死亡。一次性超过30毫克的尼古丁进入体内,是致命的,致死很快,根本没法救活。注入王丽琴皮肤里的尼古丁,显然超过了30毫克。”
  这时,一名工作人员跑了过来,道:“老大,江小兵体内也检测出尼古丁成分。”
  王格东朝陈法医看了一眼,道:“他身体其他地方没有外伤吗?”
  “没有,致死原因肯定也是尼古丁中毒。”
  王格东抿抿嘴,道:“结合你说的江小兵死亡时间在五天以上,看样子当天根本不是绑架,而是直接把江小兵杀了。”
  老陈点点头:“看来江小兵的几秒钟声音,是中毒后的几秒钟说的话,被凶手录音下来的。”
  “那个三百万的事查得怎么样?”
  老陈道:“查清楚了,我问询过同行,现在超市里卖的所有锡纸,实际上都不是锡纸。因为锡纸烧烤后,容易残留在烧烤物上,对人体造成危害,所以现在所有的锡纸,实际上都是铝纸。”
  “铝纸?那铝纸消失了,钱被腐蚀了有什么关系?”
  “我们把箱子盖拆开查过了,凶手在箱子盖里面做了个夹层,夹层上布满了小网格,每个小网格中都装了金属钠,金属钠是极其活跃的物质,在空气中会快速反应,甚至自燃,所以凶手在金属钠外面,用一层密实的高纯度石灰石,就是碳酸钙覆盖,阻挡空气与金属钠的接触,同时,由于石灰石有强吸水性,也避免了水分与金属钠发生反应。等箱子放入湖底后,水进入箱子,石灰石吸水,水随后与金属钠接触,反应产生氢氧化钠和氢气。随即氢气撑开了密实包裹的石灰石,使水与金属钠充分接触,更快速地发生反应,在极短时间内产生大量强碱性的氢氧化钠,同时释放出大量热量。铝在元素周期表中位于对角线,是种很特殊的金属。一般金属都只能和酸反应,不会与碱性溶液反应,只有铝等两三种金属,既能和酸反应,也能和碱反应。铝纸很快在高浓度的氢氧化钠作用下,反应溶解,露出了里面包裹的钱。钱当然吃不消高浓度氢氧化钠的腐蚀,马上烂成一堆。有部分钱上出现炭化的烧焦痕迹,就是因为这场反应释放大量热能,水温急速升高的结果。”
  王格东虽说早年的化学知识早交还老师了,但陈法医的讲述他还是听得懂的,他总结一下,道:“你的意思就是说,里面一共发生了两个化学反应。先是金属钠跟水反应产生强碱性的氢氧化钠和氢气,随后氢氧化钠溶解了铝纸,接下来钱就被腐蚀了。对吗?”
  “恩,没错。”
  王格东挠挠头:“这听着也不复杂。”
  陈法医道:“这两个反应都不复杂,但凶手会想出这种法子,用这两个连环化学反应来达到目的,我觉得很了不起。尤其是用石灰石覆盖,保证金属钠不会事先变质。随后金属钠与水接触产生的氢气,冲破石灰石的覆盖层,让反应更快速充分地进行下去。并且凶手在夹层上做出一个个小网格,有两个作用,一是金属钠在空气中反应极快,凶手只有放一个网格马上覆盖一层碳酸钙才能保存,二是金属钠在水中反应很剧烈,这么多的金属钠一起投入水中,恐怕都能产生爆炸的效果,箱子会剧烈震动。但先装小网格再用碳酸钙覆盖,就能使金属钠与水接触的表面积减少,从而让反应慢慢进行。总之,这想法很有创意了,我从未见过。”
  王格东感觉有点茫然无措,做刑侦工作的人,年纪都不小了,哪还会记得几十年前学的化学东西,想了片刻,道:“你刚才说的高纯度尼古丁,哪能买到?”
  “应该买不到,这方面的购买渠道我还要再跟同行问问。”
  “好吧,那就先这样,有什么结果第一时间通知我。”
  王格东有点丧气地走了,他觉得这个绑架案的整个思路还没完全理清,他需要从头再想一遍。而凶手又是用尼古丁,又是搞化学反应,他可从没见过这种水平的歹徒。
  王格东躺在椅子里,分析着案情。
  刚才老陈又来找过他,把更多的情况向他做了汇报。
  由于江小兵尸体被泡了很多天,身上没找出明显伤口,只能判断死于尼古丁中毒,应该也像王丽琴一样,被什么东西扎的吧,但具体怎么死的,没法知道。
  很多东西里都有尼古丁,如每天在抽的香烟,还有一些杀虫剂里,但都是微量的。别说高纯度的尼古丁,就是低纯度的市面上也买不到。高纯度只有一些医药公司里有专门的生产,作为临床上用药。
  而尼古丁作为剧毒物质,国内管控非常严,由于用途少,也没几家公司会去专门生产,更没购买渠道。并且生产时的管理也异常严格,因为尼古丁可以直接通过皮肤和空气进入人体,所以生产时也要很小心,工作人员都做好充分的防护工作,生产出的高纯度尼古丁,根本不会让工作人员有机会带出来。
  所以陈法医的推断,尼古丁是凶手自己炼出来的。
  事实上自己提炼尼古丁并不复杂,大学的有机化学课本里有专门介绍,香烟是最简单的提取材料。但一般自己实验室弄出来的,都是普通浓度的尼古丁,提炼高纯度的,要颇费一些功夫。
  如果陈法医推断是正确的,凶手是自己提炼出高纯度尼古丁的,那么凶手显然是个化学专家了。
  同时,凶手弄坏一箱钱的计谋更是匪夷所思,两个化学反应不复杂,但凶手经过精心策划,简直是他首创独一无二的犯罪方式。
  首先,金属钠作为最活跃的金属,与空气或者水分一接触就发生反应,通常是保存在煤油里。而凶手想出了用石灰石做隔绝的方法保护。石灰石不与金属钠反应;石灰石吸水性好,不会导致水分与金属钠的接触;石灰石被做成密封覆盖,也隔绝了空气与金属钠反应。同时,这一层石灰石也保证了箱子落入水中后,金属钠不会瞬间与水完全接触,产生爆炸般的剧烈反应。
  其次,箱子扔入湖底,水进入箱子后,先是石灰石吸水,随后水渗透到金属钠区域,金属钠反应产生氢氧化钠和氢气,氢气自然要冲破石灰石冒出来,于是石灰石的密封覆盖就破损了,金属钠和水充分接触,发生反应。这也是为什么小李在箱子下沉后看到更多的水泡冒出来。
  最后,在整个箱子充满强碱溶液的情况下,包裹钱的铝纸被迅速反应消融,随即所有钱被腐蚀得干净。
  好一个精妙的犯罪思维!
  若不是凶手现在是王格东的对手,而是他在看着其他人的卷宗,他都要忍不住为凶手拍掌称快了。
  从头到尾,凶手一直牢牢把握着王丽琴和警方的心理,把握了他们的行为,一步步按计划进行。
  王格东本埋怨自己为什么每一步都按凶手的计划走,每一步都被凶手算计,但他仔细从头到尾分析一遍整场案情,才发现,即便从头再来一次,凶手也一样会得逞,因为凶手每一步给他们的选择,都是只有一条路的必选题。
  案发当晚,江小兵独自走进安乐路,当时街上没有其他行人。凶手不知用哪种手法,将高纯度尼古丁扎进了江小兵身体,同时,凶手也打开了录音,录下了江小兵最后发出了“啊……啊……你要干什么,不要……啊……”,随即,毒素触及神经,江小兵还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就再也没醒过来。之后,凶手应该是用汽车把江小兵带走,离开了安乐路。
  第二天,凶手打电话给王丽琴告知绑架,当时江小兵已死,凶手录的江小兵最后声音只能用一次,自然要用在最关键时候。所以凶手才要一直声称自己是中间人,不让王丽琴与江小兵通话。所以林杰那帮蠢货才怀疑绑架案是场戏。于是直接以刑警队名义与凶手通话,奉劝凶手来自首。
  凶手知道警方已介入,警方不相信是绑架案,又没法让江小兵活过来通话,只能割下耳朵煮熟给警方,使警方鉴定不出这耳朵是死人的还是活人的。
  虽然那时王格东就怀疑江小兵已经遇害,但那也只是猜测,没有任何证据支持。在没法确定的情况下,不管换成哪个刑侦专家,首先都是要保证人质安全,加上他们对绑匪的身份位置毫无所知,不可能冒险武断认为接下来的交赎金是个骗局,拒绝绑匪做交易。话说回来,就算那时他们知道江小兵已死,在不知道凶手身份位置的情况下,想要抓获对方,也只能继续跟他做交易。
  在这件事情上,王格东认为自己没有做错,换成谁都是一样的选择,不跟凶手继续交易,对方一走了之,天涯海角以后还怎么破案?上级听完报告一定是认同的。
  再接下来,绑匪准确抓住了警察的心理,给了警察三天破案。这三天的抓捕工作中,王格东自问也没有犯错。他们通过监控,通过走访,通过排查,该做的都已经做了,但凶手太狡猾,始终没留下线索。三天工作徒劳无功。
  三天期过,绑匪选择了南湖水库的石头滩做交易,那时绑匪显然已猜到表弟是便衣,但他没直接点破,而是顺水推舟,任由公安的安排进行计划。
  那时用真钱进行交易这个命令,我是否下错了呢?
  王格东寻思着,最后摇摇头,换成其他人,也会下令用真钱的。
  第一,当时凶手为了让警方和王丽琴打消江小兵已死的顾虑,播放了那几秒的录音。警察都相信了江小兵还活着,根本不会想到那几秒钟的话是生前录音,从保护人质角度考虑,需要用真钱交易。
  第二,小李和王丽琴检查过箱子,没有发现异常,并且小李带枪,把箱子扔到湖底后,他与箱子的距离不超过四米。箱子装了三百万,总重至少有七十多斤,即便绑匪是个游泳高手,从水下距离持枪民警不到四米的地方,把七十多斤重的箱子拿走,显然是不可能的。加上箱子里装了GPS装置,绑匪拿钱更是自找死路。
  第三,由于绑匪多次警告不要使用假钱,王丽琴因警方三天没找到关于绑匪的任何线索,对警察的能力产生怀疑,更不敢用假钱糊弄对方。
  几项因素一中和,导致他们最终用了真金白银的三百万跟凶手做交易。
  对此,王格东自问也没做错。
  即便刑侦经验再丰富的人,几时遇过这种案子,见识过这种手段?
  简直是匪夷所思的手段!
  在警方看来万无一失的准备后,经过十几分钟,他们这才发现被绑匪骗了,钱全毁了,绑匪给出的理由是早提醒过王丽琴别让警察跟着。
  到此,现有的绑匪行为和调查线索,依然看不出绑匪并不是真正要钱,而是要杀了王丽琴。
  尽管被骗,但警方还有其他选择吗?要抓住凶手,还是只能继续交易。
  到了第二天,狙击手和干警已经在周围布置好,把石头滩监视得严严实实,这才放心让王丽琴一个人去交易。
  同时也长了个心眼,这次用假钱。
  但在最后关口,凶手用了新的招数,依旧不现身,把王丽琴在短短三分钟里弄死了。

更多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