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要去阅读小说网最新章节无弹窗在线阅读

第十七章

更新时间:2019-01-10 23:37

  陈进无奈摇摇头:“但不管怎么样,你还是要相信我一次。为了把你的所有牵扯全部剖干净,你自己还需要去做一件事。”
  “什么事?你还想继续利用我吗?”
  “很抱歉我们第一次碰面时,我确实利用了你对我这个老朋友的心理,但此后,我再也没想过利用你。如果你还能信任我一次,你尽快跑去告诉王格东,说你想起来甘佳宁大学时候的事了,大学时,我们班上有一位叫吴刚的学生追求了她三年,追求行为很疯狂,甚至直到毕业时,依然纠缠着她,这件事你应该听我说过的。另外,甘佳宁大学时的真正男朋友叫刘志勇,是我们班的班长。”
  徐增不屑地冷哼一声:“你还说不是在利用我?你想让我干扰他们警方的破案思路吧,把罪责嫁祸到你同学身上,陈进,你真的够毒,够自私!”
  陈进摇摇头:“不,这不是为了我,是为了你。这两条线索,虽说会暂时影响警方的侦破方向,但他们不消多久就会调查清楚的。之所以让你跟王格东这么说,不是为了我争取时间,而是让你取得王格东的更大信任。因为说完这两条线索后,最重要的是,你要想办法透露给王格东一个信息,你在毕业到金县工作后,曾经追求过甘佳宁,并且追求成功了,但没过多久,你觉得她对你的事业帮助不大,你提出了分手!”
  “狗屁,我什么时候追求过甘佳宁?你还想嫁祸给我?”
  “徐增,”陈进目光郑重地看着他,“以我们几十年的交情立场,我绝不会害你的,如果你不愿意再牵涉更多这个案子的周边,我也能理解。我会另想其他办法的。当然,如果你愿意配合,我就不需要为你再想其他办法了。”说完,陈进抽出桌上的纸巾,抹了抹肥厚油腻的嘴唇,站起他短胖的身段,什么也没说,慢吞吞地离开了。
  留着徐增一人继续坐在位子上,茫然吞了一口饭,不知所措。
  陈进到底想做什么?
  难道想嫁祸给我?
  这不可能,他捏造不出任何证据嫁祸是我做的。还是他想继续利用我,跟王格东透露几个干扰性的线索,影响侦破进度,为他的犯罪争取更多的时间?
  可这能给他争取多少时间呢?王格东已经派人查体检报告的身高了,陈进很快就会进入警方的关注范围。
  我如果按他说的做,是否会让自己越陷越深,根本无法自拔?还是陈进本就希望我也完全陷进去,彻底成为他的从犯?几十年的交情,他真的忍心为一个死去的女人,也害上我吗?还是他的心中早已认为,我在何建生出事后,没有及时察觉到甘佳宁的异常,也没对甘佳宁带去足够的安慰,从而认为我也是害死甘佳宁的间接凶手,从而……从而下一个目标,难道是我?
  徐增浑身一激灵,战栗不止。
  还有关于那个吴刚,徐增过去确实听陈进谈到过。不过甘佳宁大学时的男朋友叫刘志勇,是他们的班长,这可从没听说过。徐增对甘佳宁大学的情况确实知之甚少,这点在那次谈话中,他也没欺骗王格东。
  会不会刘志勇压根就不是甘佳宁的曾经男朋友,陈进让自己这样告诉王格东,根本就是让王格东查出我在说谎,从而怀疑到我头上。陈进最后再次用某种手段,杀了我,再伪造成我畏罪自杀的样子,让这一切成为彻底的无头悬案?
  事到如今,他对陈进的昔年情谊已经荡然无存,只想着怎么样才能最大限度,百分百地剖干净自己的所有干系。
  难道真的只有一条路,我亲手杀死陈进,伪造他畏罪自杀?
  还是我再信任他一回,真照他的主意,告诉王格东那几条干扰性的线索呢?
  徐增彻底陷入了茫然苦思中。
  王格东来何家前,没安排人通知何建生母亲,因为他担心若提前通知,何建生母亲如果知道这次犯罪的内情,很有可能会提前做好一番说辞,从而让他们无功而返。
  早上九点,王格东带着林杰穿着便衣,提了几袋水果到了何家,敲了大门后,不久婆婆走出来,看到两名没见过的男子,警惕问:“你们找谁?”
  王格东和善地笑了笑:“这里是何家吧?”
  “你们是谁?”
  林杰介绍道:“这位是县公安局王局长,我们来看看你。”
  婆婆紧张地皱起眉:“事情都过了这么久了,你们……你们还想干什么!”
  王格东对她的反应感到有些奇怪,只好道:“没事,我们就是顺路过来看看,顺便跟你聊聊。”
  婆婆经历了这么多事,深知连辖区的片警都得罪不起,更不用说眼前这位公安局的副局长了,犹豫了一下,没办法,还是开了门,让他们进来,给两人倒了茶水。
  王格东从走进院子后,细心地打量着何家,经历两场风雨变故,何家宅子显得有些落寞,院子里堆积着杂物和一些破碎垃圾并未清理,一楼的窗玻璃也碎了,主人也并未更换。
  走进屋子后,家具摆设虽然还算整齐,但总感觉一股子的萧条。他心里叹了口气,江平这畜生造的连环孽真是害得这一家子彻底家破人亡了。
  打量一圈后,他问道:“你孙子呢?”
  婆婆抿着嘴,不想回应却又不得不回答:“在幼儿园。”
  王格东点点头,又道:“最近你们家怎么样?”
  婆婆吸了口鼻子,道:“还能怎么样,不就是这样吗?你们到底还来做什么?”说着,忍不住小声啜泣起来。
  王格东和林杰彼此对望一眼,他心中也泛起一阵酸楚,但安慰人不是他的强项,他也没那么多时间精力浪费在安慰人上,便单刀直入道:“你先别哭,事情毕竟都过去这么久了。我们今天来,也没其他事,江平一家被人杀了相信你也知道了吧。这案子坦白说,跟甘佳宁有关,我们——”
  婆婆直接打断,哭出声来:“甘佳宁会那样做,我们婆孙真不知道。大领导,求求你不要再为难我们家了,我们天天跟王八一样做人,你们就不能放过我们吗!求求你了,求求你了!”说着,竟直接跪倒在王格东面前,拼命扑拜着。
  王格东和林杰忙慌张把她搀扶起来,王格东听了她的话,一分析就觉得其中定有古怪,忙问:“我从来没到过你们家,什么叫不要难为你们了?”
  婆婆继续大哭:“房子砸过了,人也打过了,领导我求你们,给一条活路吧!”说着又要跪拜。
  王格东忙用力把她扶回椅子里,瞪着眼问:“甘佳宁案子不是早结了吗,罪犯就她一个,你们全家不知情,我们早调查过了。谁来砸你家房子,打人?”
  婆婆哭诉着:“江家、李家三天两头来人,连我四岁的孙子都要打,我……我……”她实在泣不成声了。
  王格东惊怒交加,急声道:“甘佳宁案子后,江平和李刚家属多次找过你们家麻烦?”
  婆婆哭着点头。
  王格东转头看向林杰:“这事你知道吗?”
  林杰摇头:“不知道,从来没听下面人说过。”
  王格东转而安慰着婆婆,总算等她停歇下来后,道:“真的很对不起,江家、李家来找你们麻烦,我们县公安局一直以来都不知道,如果早知道的话,我一定替你们家主持公道。江家、李家来找麻烦时,你为什么不报警?”
  婆婆抽泣着说:“报了,派出所不管,警察就在旁边看着他们打我孙子。”
  王格东狠狠一拍桌子:“还有这种事!派出所是范长根管的吧?”
  林杰道:“恩,县城这块都归范长根,估计是派出所跟江家、李家都交好,这件事不太好管。”
  “哼!”王格东满脸怒容,“什么叫不太好管,根本就是范长根这王八蛋故意的!闹事的畜生闹一次抓一次,那些狗屁家属还敢来找麻烦?”
  林杰小声道:“他们那些家属,都是有关系的体制内的人。”
  “放屁,体制内的人又怎么了?范长根要他妈管不了,怎么不报县局里来,我他妈把他们一个个全抓了!”
  林杰在一旁默不作声,他深知老大脾气很大,骨子里是个难得的好官,他跟刑警队一帮人虽然也是些老油条,但对王格东的人品,是发自真心的佩服。实在王格东这性格很容易得罪人,所以前几年被从其他县调过来,管金县的刑侦。王格东这些年办案硕果累累,却迟迟不能晋升,也正因为他上面没人。他刑侦业务精熟,从警以来两次得到公安部的表彰,包括省里的领导对他的业务能力都是认可的,但领导认为他不善人员管理,所以一直都是安排他负责刑侦的具体业务工作。若不是他业务能力突出,而且为人正直,没把柄,并且还有一批同为警察的老同学支持,说不定早被人搞下来了。
  王格东气归气,但他根本没能力处置范长根这东西,深呼吸几口平复一下后,他心中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。
  李刚一家被杀,很有可能凶手是出于报复李刚亲属上门欺辱何家的!
  因为李刚跟何建生一案半点瓜葛都没有,只不过因为李刚兼管镇里的治安,所以何建生出事后的协商工作由他来主持,这才被甘佳宁也一同炸死了。凶手只要稍微跟人打听了解一番,就知道李刚对于甘佳宁之死,完全无关。但凶手依旧残忍杀害李刚一家,凭凶手处处谨慎细心的作风,他在作案前一定是经过多方面打听了解的,必然知道其中的关联。
  唯一的解释只有,李刚家属找何家麻烦时,被凶手看到了!
  王格东恍然大悟,心中一个疑团被解开了,同时他在心里也叹了口气,他能想象出以李刚亲属的作风,他们来欺辱何家时,会用哪些恶毒的手段。
  刚好,这一切都被凶手尽收眼底。
  你可以说姚素月和李启明冤,因为若不是甘佳宁炸死了李刚,李家也不会上门欺辱何家。
  你也可以说他们俩死得不冤,砸房子,打人,连四岁小孩都不放过,而且据何建生母亲的说法,他们是三天两头来,可见这样的发泄性报复,做得实在太过分了。
  凶手为了甘佳宁残忍杀死王丽琴和江小兵,又岂会放过你们姚素月和李启明?
  王格东心头有了更多的线索和想法。
  看来今天何家这趟没白来,继续问下去,应该会得到更多的线索。
  王格东安慰一阵:“很对不起,他们来你家闹事,县里不知情,我跟你打包票,以后决不会发生这种事了。”
  婆婆大为感激,情绪也逐渐平复下来。
  王格东继续道:“现在我要跟你了解点其他情况,你要如实答复我,好吧?江家和李家来闹过几回?”
  婆婆撩起袖子,露出多块瘀斑的手臂,道:“不知道多少回了,你看我,我一个老太婆被他们打成这样,我孙子也被他们打,你们看外面墙壁,到处都是被砸的。”
  王格东看了看她的手臂,相信身体其他地方也有同样的伤,气恼地抿抿嘴:“你仔细回忆下,他们两家来闹过几回?”
  “大概,大概十多次了。”
  “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
  “甘佳宁出事后过了几天他们就一起来了。”
  “他们隔几天来一次?”
  “一开始三天两头来闹一次,后来隔一两个星期来一次,只要他们路过,就会来闹一回。”
  王格东心里思索着,闹事次数太多,恐怕没法查凶手到底是什么时候得知江家李家欺辱甘佳宁遗子的,只能转而问:“每次江家、李家过来闹事,都是些什么人来的?”
  “都是他们的亲属。”
  王格东耐着性子道:“我知道是他们亲属,你回忆一下,都是江平、李刚的什么人过来的?”
  婆婆道:“江平的老婆和儿子,还有江平和他老婆的兄弟姐妹,李刚老婆儿子和他们兄弟姐妹家。”
  “陆卫国呢,他们亲属没来过吗?”
  婆婆痛惜道:“陆主任是个好人呐,外面的人都说甘佳宁把陆主任炸死了不应该啊,我们对不起陆家啊,……”
  王格东没心思听她罗嗦哭诉,只想知道最终答案,打断道:“陆卫国亲属没来找过你家麻烦?”
  “从来没有,我听人说,陆主任家里也同情我们,怪命不好。”
  “哦,我知道了。”王格东道,“江家跟李家的人,谁打的你和你孙子?”
  “他们都动过手。”
  王格东皱皱眉,跟这上了年纪妇女问案情实在麻烦,对方根本揪不住问话的重点,但自己也不能怪罪她,只好继续耐着性子:“谁动手最多,下手最重?”
  “江平和李刚的老婆儿子,还有江平老婆的兄弟。”
  王格东抿嘴点点头,他心里有了更多的想法,看着婆婆问:“你恨甘佳宁做了那件事吗?”
  婆婆盯着王格东的眼睛,半晌,疲倦地摇头:“我不恨,我也不怪她,她跟了我们家建生,也是拖累她了,她是个好媳妇。”
  “她与何建生是怎么走到一块儿的,是有媒人介绍,还是怎么认识的?”
  婆婆回忆着:“好像是网上认识的,后来建生追她,最后结婚的。”
  “你们家和甘佳宁家里的亲戚,有没有跟甘佳宁一样,也做化工方面的工作?”
  婆婆想了想,道:“没有,只有她学的是化工,做化工对身体不好,结婚后我们就叫她不要上班了。”说着她又哭了起来,“要是她没有做这行,也不会……也不会发生这么多事。”
  眼见她情绪又上来了,王格东忙安慰几句打发,随即问:“甘佳宁出事以后,哪些人来看望过你们家?”
  婆婆鼻子哼了声,道:“亲戚朋友跟我们回避都来不及,还会谁来看我们。江家李家找上门,没一个亲戚来帮忙劝的。”
  王格东想了想,道:“那么,甘佳宁的老同学有没有来看过你们?”
  婆婆不明白他到底想问什么,想了一遍,回答道:“有一个来看过。”
  “那人是谁?”
  “好像……好像是在市区工作的,他说是甘佳宁大学的老班长,代表其他同学过来的。”
  “老班长,叫什么名字?”王格东顿时一惊。
  “名字……名字我忘记了。”
  王格东脱口而出:“是不是叫刘志勇?”
  “对,好像是叫刘志勇。领导,你怎么知道的,他怎么了?”
  “哦,没什么,当初甘佳宁出了事,我们也找她同学了解过情况,”王格东敷衍着打发,“对了,他是什么时候来的?”
  “大概……大概三个多星期前。”
  “他来说了什么吗?”
  “也没说什么,跟我了解了一下家里情况,说以后他们同学还会来看看的,还问了甘佳宁的坟在哪。”
  王格东心头一亮,道:“其他还有什么人来看望过你们吗?”
  婆婆想了想,道:“另有几个亲戚过来说了几句,就走了。还有一位检察院的徐科长人很好,好几次来过了,说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找他帮忙。”
  徐增!王格东眉头皱了皱,甘佳宁闹出这么大事,连亲戚朋友都避开何家了,作为体制内有身份的人,反而是他来看望过几次。
  王格东又了解了一些情况,跟婆婆打包票,他会督促派出所保护他们家以后不受人骚扰的。随后,带着一肚子的疑惑离开了何家。
  林杰开着车,王格东坐在副驾驶座上,握着纸笔,仔细地把今天记录的所有信息全部分析一遍。
  何家和甘家的亲属中,只有甘佳宁一人从事化工行业。通过凶手极其专业的犯罪手法可以判断,凶手一定是甘佳宁的同学或同事。而从甘佳宁曾经的工作单位了解到的情况,她工作期间只有一个姓叶的同事追求过她,那家伙已经排除了犯罪可能性,而其他同事这几年都没和她继续保持联系。
  既然排除亲戚和同事,那么凶手最大的可能,就是甘佳宁的同学。
  也就是说,胖子一定是甘佳宁的同学。至于那位非化工行业的同伙,背景没法判断。
  胖子和甘佳宁之间有着什么样的感情,能让胖子为了这样一个已婚女人,在她死后,犯着枪毙大罪为她报仇呢?
  王格东想了一下,暗自点头,只有一种情感才能如此强烈,那就是爱。只有刻骨铭心的爱,到了疯狂的地步,才会做下这一切疯狂的举动。
  答案呼之欲出,凶手就是甘佳宁昔日学生时代的追求者或者男朋友。
  根据之前探得的信息,吴刚是个疯狂的追求者,但此人举家搬走了,到现在还没查出在哪,不过迟早会知道的。
  而关于男朋友,昔日甘佳宁的老师表示记不得了,问了他们老班长刘志勇说没有,到底有没有男朋友,或者是个短时间内交往又分手的男朋友,现在还不能直接下定论。
  关于凶手第一个目标杀的是江平的老婆儿子,这对凶手的动机而言是理所应当的,江平弄死了何建生,相当于间接害死了甘佳宁。
  至于第二个目标李刚的老婆儿子,原本王格东以为是凶手并不完全了解甘佳宁之死的前因后果,通过今天的谈话他知道自己想错了,以凶手的细谨性格,他一定是经过调查的,他肯定知道李刚和甘佳宁之死无关,只因李刚的老婆儿子上门找何家麻烦,被凶手知道了。
  换作任何一个凶手,他既然挚爱着甘佳宁,面对甘佳宁的儿子被人欺辱,显然是要痛下杀手的。 

更多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