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要去阅读小说网最新章节无弹窗在线阅读

第十八章

更新时间:2019-01-10 23:37

  那么我们警方的保护工作做错了,不是要保护陆卫国的老婆女儿,因为陆卫国是好人,陆家在甘佳宁死后从来没找过何家麻烦,凶手不会去对付陆卫国的遗孀女儿。
  根据何建生母亲的描述,除了王丽琴和姚素月两对母子外,对何家欺辱时动手最重的,就是王丽琴的兄弟了。看来这才是重点保护对象。
  王格东转念一想,也不能抱着这种侥幸的想法,或许凶手目的是把上门找过何家麻烦的全部杀光,那么就不能只保护王丽琴兄弟一家了。
  当然了,也有可能凶手会去加害范长根,范长根可以说是间接害死何建生的,但范长根毕竟是派出所的,对这两起案子也都知道,职业警惕性高,对他下手几乎不可能。并且范长根和县委领导住同个小区,听说那小区安保很严,可不像滨江小区任由凶手出入。凶手没下手的机会。
  唔,回头到局里再重新安排接下去的工作方向吧。
  王格东抬起头,呼了一口气。旁边的林杰看他一眼,问:“老大,我突然想起个事,刘志勇三个多星期前来看过何家,你说是不是有点巧合?”
  “你说什么巧合?”王格东一时没想明白。
  “江小兵被绑架不就在三个星期前嘛。”
  王格东恍然大悟,一拍脑袋,道:“他说是代表同学来看何家,甘佳宁那时死了都有一个半月了,为什么早不来,等了这么久才来!”
  林杰道:“老大,就你亲眼见过刘志勇,他和视频里的胖子像不像?”
  王格东皱眉回忆着:“他个子比我矮点,大概一米七出头,身体显胖,咦,照你这么说起来,我觉得还真有点像了。”
  林杰继续道:“你上次见他,他有提到他来看过何家吗?”
  “没有,一个字都没提。”
  林杰继续道:“我看这人有点可疑,他办化工品贸易公司的,要弄犯罪的那些材料,实在太容易不过了。查吴刚的那条线索也是他给的,说不定他才是凶手呢!”
  王格东眯着眼思索,隔半晌又摇摇头:“不过我感觉他的形态特征跟视频里的胖子不是同个人。”
  “胖子穿了那么多衣服,又把头脸遮起来,只要换层皮,谁都认不出了。”
  “像他一个做生意的,有家庭有事业,不该会做这种事。”
  “谁知道呢,反正我看凶手要么是到现在还没查出来的吴刚,要么就是他了。要不我顺便查下刘志勇吧。”
  王格东点点头:“也好,现在凶手的范围已经很小了,甘佳宁大学期间追求过她的同学,一个个查下去,总能找出来。”
  这时,林杰的手机响了,他接起听了一阵,挂断后道:“老大,是检察院的徐增,他说他想起一些事,说不定会对我们破案有帮助。”
  王格东嗯了声,道:“正好,我也正想找他呢。他什么时候过来?”
  “我约了午饭后。”
  “好,到时领他来我办公室。”
  徐增很矛盾,到底是该直接揭发陈进,还是按照陈进说的,告诉警方关于吴刚和刘志勇的事,以及说自己曾追求过甘佳宁。
  他需要重新评估风险,判断自己到底陷入有多深。
  他非常后悔,后悔认识了陈进,更后悔陈进回国后他们第一次见面时,当他得知了陈进的疯狂计划后,没有果断举报,甚至嘴上说绝交,可临走时又鬼使神差地告诉了他监控手机信号的原理,还叫他每次打电话都换张手机卡。
  事后想起,那时完全是自己多嘴,根本没必要多说这一句。即便自己不说,手机信号的监控原理又不是特别机密的东西,陈进随便找个电子工程师就能问清楚。
  哎,一句话害得自己也跟着陷进这案子去。
  如果警方最后抓住了陈进,会不会查出自己是知情人,不但跟他说过手机信号的事,更在之后多次提醒他叫他回美国?
  他仔细分析了一遍,自己和陈进的接触没有被任何人注意到过,而且陈进说了,他对于每次的碰面,总留心了避开监控探头,所以两人的相处也没有留下证据。只要陈进自己不招,警方不可能知道我是知情人。
  但是王格东是个经验丰富的刑侦专家,他会不会怀疑我呢?一旦他怀疑我,审讯时逼迫陈进交代,关在里面的情况下,没有人能不松口的。
  现在举报陈进,十年努力的前程废了,还会坐牢;现在不举报,将来如果陈进被抓后供出自己,更是在劫难逃。无论选哪条路,整件事的期望值都是负的。
  徐增左右为难,最好的结局,警方最后没抓到陈进,这样大家都相安无事。抱着这一分侥幸的心理,徐增还是拨打了林杰的电话,准备按陈进所说的情况告诉警方。吴刚疯狂追求过甘佳宁,以及刘志勇曾是甘佳宁的男友。而陈进要我说我也追求过甘佳宁,追成功后又提出分手,这压根不存在,不过警方也没法查证我到底有没有追过甘佳宁。
  可是这么说有什么用呢?陈进有什么目的?
  下午,徐增来到公安局,林杰领他到了王格东办公室,坐下后也没多客套,王格东问道:“徐科,你跟林队说你想起一些信息要告诉我们,是什么?”
  “是这样的,我想起来了,甘佳宁跟我提过一次,大学时他们专业有个男的追了她好几年,还经常跟踪她,那会儿把她吓到了,直到毕业那家伙才离开。这事甘佳宁当初也只跟我轻描淡写谈到过一回,所以上次我没记起来。王局你看这情况有用吗?”
  王格东笑了笑,道:“那人是不是叫吴刚?”
  徐增故作惊讶:“原来你们已经调查出来了,我不知道叫什么,记得好像是姓吴。”
  王格东点点头:“这个人也是我们现在的重点调查目标,但这家伙原籍举家搬迁了,搬哪去了还要等对方公安的查找结果。”
  徐增道:“还有件事,甘佳宁大学时谈过男朋友。”
  王格东有点惊讶:“哦?她有过男朋友?”
  “嗯,是他们专业的班长,叫刘……刘……刘什么来着。”
  王格东脱口而出:“刘志勇!”
  “对对,就是刘志勇!”
  王格东突然站了起来,道:“你说刘志勇是甘佳宁的男朋友?”
  徐增被他的突然举动吓住了,结巴地应着:“是……是的。”
  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  “是甘佳宁很多年前告诉我的。”
  王格东怀疑地看着他:“上回你怎么没说?”
  “我……那时忘记了。”
  “今天记起来,所以来告诉我们?”
  “是……是的。”
  “吴刚和刘志勇两个人你是今天突然想起来的?”
  “是……是的。”
  王格东笑了一声,回身坐下,望着徐增,放缓语气道:“今天是什么缘故,让你把这两个人突然都想起来了?”
  徐增虽然准备好了这顿说辞,但压根没想到王格东会有这么一问,心下大惊,嘴里支吾道:“有件事,有件事我要坦白,希望王局不要追究。”
  王格东笑着看着他,道:“说吧,不涉及原则问题,就是咱们俩之间的聊天。”
  “其实……其实我原本就知道吴刚和刘志勇两个人的。”
  “哦?你上回怎么没说呢?”
  “因为那时我不希望凶手被抓住。”
  王格东奇怪道:“你和江家没仇吧?还是你和吴刚、刘志勇是朋友?”
  徐增摇摇头:“我跟江家没仇,也不认识吴刚和刘志勇,但……但甘佳宁是我的前女友。”
  “什么!”王格东的惊讶溢于言表。
  徐增继续编造他的谎言:“毕业后我考进检察院,我不是本地人,无亲无故,后来发现甘佳宁也在金县,所以就追求她,两个人好过一段时间,后来由于一些问题我提出了分手。但之后我们一直保持着朋友关系进行联络。当第一个案件发生时,我了解情况后,心里猜测凶手或许是吴刚和刘志勇其中的一人,他杀的是江平的妻儿,我去何家时,听到很多江平妻儿在甘佳宁事后多次找上何家的事,所以我内心不希望凶手被抓住,所以……所以我那时没有向您坦白。”
  王格东听完后,默默深思半晌,点点头,道:“好吧,这件事我知道了,虽然从你身份来说,这么做不应该,但我还是能理解你当时的考虑。你放心,这件事我会替你保密的。呵呵,也难怪,当初江平弄死了何建生,除了我想抓江平,就属你们检察院最积极,想来也是你的坚持了。”
  徐增并不否认:“范所长能量大,最后还是保下来了,其实那会儿就抓了江平,后面也没那么多事。现在李刚一家也被杀了,凶手实在太残忍,我这几天经过深思熟虑,还是要把事情跟您坦白。”
  王格东道:“其实我还是该谢谢你,今天你提供的线索有帮助,你如果不说,也是你的个人隐私权,我也不能怪你什么。我早上去了趟何家了解到一些情况,原本我还奇怪何家出事后,亲戚朋友都躲着来不及,何建生母亲说你多次去看过他们,本来我还在奇怪,原来你是甘佳宁的前男友,呵呵,难怪。”
  徐增心中又是一惊,自己从未想过去看何家也会被人起疑,如果今天自己不说是甘佳宁的前男友,岂不是会被王格东怀疑?难道陈进是想到了这一点,所以才叫自己说追过甘佳宁来脱掉干系?还是他另有什么目的?
  他只能掩饰心中的各种想法,道:“王局,我跟甘佳宁的事是很多年前了,这么多年来,一直是单纯的朋友关系。我明年就结婚了,如果不是这次案子出来,我也不会提这些往事,希望您能理解我的情况。”
  “呵呵,放心,我说了这是我们私人谈话,你岳父洪院长不会知道。”
  徐增感激地点点头。
  等徐增走后,王格东又想了一阵,徐增看望何家的疑惑已经消了,现在最重要的是查吴刚和刘志勇,尤其是刘志勇。
  今天从徐增口中得到的最重要线索就是刘志勇曾是甘佳宁的男朋友,这点刘自己却没交代,尤其加上刘在江平妻儿被杀这几天到过金县,看过何家,嫌疑非常大!而且刘自己办化工品贸易公司,很容易得到犯罪的化学材料。刘的身高体型也基本符合胖子的影象。虽然他这样一个有事业有家庭的人不该做这种事,但世事难料,犯罪心理没有百分百的必然性结论。种种迹象表明,刘是现阶段的重点侦查目标。
  可最让他放心不下的是,江家、李家的两次案子都表明,凶手有共犯,除了胖子外,还有个帮凶。不管凶手是刘志勇还是吴刚,这个帮凶又是谁,跟甘佳宁会有什么关系呢?
  徐增离开后不久,林杰进来跟王格东报告:“老大,按你要求查问安乐路五十多位车主在李家案发当晚的行踪,其中四十多位车主表示当晚在家中,除了四名是单身独居者外,其他人都说有家人作证。另有八名车主说和朋友在一起。这些车主的不在场证明我们还需要进一步调查确认。”
  “四个单身独居者情况怎么样?”
  “两男两女,女的不太可能,我们只要——”
  王格东打断道:“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胖子帮凶的性别,如果帮凶偏偏是个女人,我们不深入调查很可能会把人漏过去。这五十多位车主中,所有的人,包括女的,要全部同样认真地勘查确认。”
  “好的,我一定注意。”
  “再说那四个人吧。”
  “两个男的,一人三十多岁,自己开了家店;一人二十多岁,外地人,在县里一家私企上班。两个女的都不到三十岁,也都是外地人,一人无固定工作,一人是教师。”
  “四个人里面谁跟甘佳宁认识?”
  林杰摇头:“他们和甘佳宁或何家,都没有亲属上的关系。口头询问,四人都表示从不认识,但我想凶手也不会主动承认的,所以后续还要想办法继续调查。”
  王格东点点头:“不过这名同伙也并非一定和甘佳宁直接认识,或许这名同伙仅是胖子的熟人,和甘佳宁无关,所以要想办法调查清楚,他们中的谁有这样一个做化工的胖子朋友。”
  “这个……不太好查。”
  王格东很理解,光甘佳宁一个人的人际关系就折腾这么久还没完全理清楚呢。
  科技再发达,警方电脑里的数据再详细,也仅记录了个人和直接亲属的关系情况,永远不可能把一个人的所有交际圈都登记在内。
  你想查一个人这辈子都认识过哪些人,普通人连自己都说不清楚,更何况要查的人。
  好在目前有一条最具价值的线索,胖子是主犯,也是甘佳宁的同学。
  王格东沉默半晌,又问:“甘佳宁的同学查怎么样了?”
  “符合身高要求的同学正逐个排查,好多人联系方式变更了,暂时联系不上,这部分工作还需要更多的时间。吴刚这块对方社区最后确认他们全家本是外地人,回原籍了,跟原籍调查后得知举家移民加拿大,我们正想办法和吴刚家的国内亲属联络,要最新的联系方式。至于刘志勇这边,我们下午已经开始查了。”
  “对了,刘志勇这家伙,你打电话让他明天来一趟。”
  “让他到我们县局来?”
  王格东冷哼一声,点头道:“没错,刚才徐增告诉我,刘志勇是甘佳宁的前男友!”
  “什么!”显然林杰听到这个信息,也颇为吃惊。
  “这家伙很不老实,上回他压根没跟我提及他跟甘佳宁的关系,加上他偏偏在江家案发前后到过金县,看望过何家。哼哼,我看他实在很可疑。”
  “如果真是他做的……”林杰寻思道,“老大,如果打电话叫他过来,会不会引起对方警觉?万一跑了呢?”
  王格东经他提醒,马上道:“对,你说的很对,如果他是凶手,这样会打草惊蛇。我看这样吧,你先跟市局里联系,找人盯住刘志勇。然后再打电话给他,通知他明天……不,后天过来吧。明天你们再继续查刘志勇的各方面情况。这两起案子没有直接的人证物证,我也仅是怀疑刘志勇,没法强行控制他审问。最好的办法,我们掌握的信息足够多,等他来时,一旦话中有破绽,就可以直接锁定目标了。”
  “这样行,我马上去办。”
  经过多天的跟踪,陈进终于摸清范长根居住小区帝景苑的安防规律。
  这个高级干部小区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有保安执勤,即使是晚上,保安虽在门房里,但小区门口灯光通透,门口有道闸阻拦,加上小区进出人很少,想要晚上偷偷潜进去风险太大,一旦被保安抓到,前面所有工作都将功亏一篑。
  但这里毕竟不是中南海,只是个县级的官员小区,安保再严密,总存在漏洞。
  陈进在一天早晨发现了这个漏洞。
  每天早上五点到八点间,有若干送牛奶、送报纸的人会进入小区,保安对这些人并不过问。凡是送报纸的,都穿邮递员衣服,并且电瓶车后是绿色的报纸袋。而送牛奶的,电瓶车后都带了一个自己牛奶品牌的箱子。
  唯一的顾虑是,保安天天看着这几个人进出,如果某一天送牛奶的来了副新面孔,不知道是否会格外留意呢?
  需要试验一下,扮成送奶工进入小区踩点。如果能顺利进入,那就证明保安不是看面孔,而是看衣着打扮判断职业的。如果被拦住,也无妨,大可称自己是牛奶公司的。
  望远镜已经买到,待会儿就拿到后面山上蹲守一番,摸清范长根住哪栋。
  好吧,等准备工作全部做完后,就需要考虑该怎么对付范长根夫妻了,——因为他一子一女都在外地机关单位上班,所以陈进并不打算把这两位也列在其中。
  他并不是个想赶尽杀绝的人,如果可以选择,他宁可杀最少的人,来达到整盘计划的目的。可是现在,他没有选择,范长根必须死,否则计划行不通。
  对付李刚家的方法虽然管用,但已经用过了,范长根作为公安系统内的人,自然知道这件事,这办法对他恐怕没用。
  直接用凶器杀死更不行,陈进身体不好,打架不是普通人的对手,更不用说范长根好歹也是个警察。
  用炸药嘛,虽然他自信他比甘佳宁更精通炸药的炼制,但要炸毁一栋别墅,还要炸死里面的人,需要很多的炸药,并且布置起来会很麻烦。
  想来想去只有继续用毒,氰化物是最好的选择,可惜喷瓶的创意已经用了,其他的他也暂时想不出更好的装置。他只是个化工博士,并没有太多机器装置上的天赋,改装喷瓶已经是他动手能力的极限了。
  想了一会儿,他头再度感到一阵晕眩,忙从车里掏出药丸服下。
  时间已经不多了,他自信警方第一轮的排查抓不出他,但第二轮呢?第三轮呢?如果不尽快把计划全部完成,警方一定会抓到他的,到时的结果不但远达不到计划的目标,甚至后果是适得其反的,必须速战速决。
  好吧,具体怎么杀死范长根一家,等回头再仔细构思。把办法想到后,剩下最关键的一步就是制造不在场证明了。
  如果没有不在场证明,计划也是存在缺陷的,而且也保护不了我那位朋友。我被抓无所谓,那位朋友的身份如果被警方查清楚了,那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。我也无法原谅我自己。
  保护那个人,远胜过保护我自己的生命。
  只要那个人安好,即便我死了,又如何呢?
  但保护那个人的前提条件还是要制造我的不在场证明,这样即便王格东再聪明,最后也将徒劳奔走在失败的轮回里。
  不在场证明最好的办法是有人作证。

更多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