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要去阅读小说网最新章节无弹窗在线阅读

第二十四章

更新时间:2019-01-10 23:40

 “你们大学的时候有个男同学叫陈进。”
  刘志勇回忆了片刻,这才想起:“对,我记起来是有个同学叫陈进,怎么了?”
  “他现在在美国?”
  “恩,听说是的。”
  “这人和甘佳宁关系怎么样?”
  “他?”刘志勇不明所以,回答道,“他是个很内向的人,很少跟其他人说话,他和甘佳宁……应该不太熟,怎么了,难道你们怀疑是他?”
  王格东并不想跟他透露案情,道:“其他情况也不方便告诉你,我问你,陈进有没有可能当过甘佳宁的男朋友?”
  对于这点,刘志勇回答很肯定:“不可能,甘佳宁是美女,又在我们理工科,你……你看下陈进的照片,甘佳宁不会做他女朋友的。”
  王格东想起陈进的长相,这副外表确实很难交到女友,他继续问:“陈进是什么时候出国的?”
  “大学一毕业就出去了,听说考取了美国那个……什么学校的奖学金。”
  “此后你见过他吗?”
  “没有,我们每两三年都会搞同学会,他从来没来过,听说一直在国外,他全家都移民了。”
  “那你们同学中,有人跟他有联系吗?”
  “我想想……好像同学群上他很少说话。貌似没人跟他有联系吧。”
  “你们知道他在美国从事什么工作吗?”
  “记得曾经问到过,大概是一家化工厂的技术经理,从事化工品的研发工作。”
  “你们有人见过他这几年的照片吗?”
  “没有。”
  “好,你现在能上网吗?”
  “可以。”
  “待会儿我给你看张照片,你帮我确认下是否是陈进。”
  很快,王格东把照片发给刘志勇,得到的答案是脸型有点像,但不能完全肯定。
  王格东跟他说了声谢,同时要求他一定要保密,今天问的事对谁都不能说出去。
  挂完电话后,王格东更能确信奔驰车里的人就是陈进,而且对陈进的整体轮廓有了更清晰的了解。
  陈进大学时是个个子矮瘦,皮肤黑,长相难看,性格内向、沉默,不太与人交流的学生。毕业后考取美国学校的奖学金,出国留学。此后全家移民国外,他也一直在美国工作,没有回来过。
  而他一直以来从事的是化工行业的研发工作,完全具备炼制犯罪毒药的能力。
  唯一的疑点是他不可能是甘佳宁的男朋友,顶多他曾深深暗恋过甘佳宁,但都过去这么多年了,为了一个暗恋的人回国杀人?这不太解释得通,应该他是帮凶,协助真正要替甘佳宁复仇的人犯罪。
  而那个真正要替甘佳宁复仇的元凶,徐增倒真的很有可能。
  不管怎么说,先把徐增叫到局里试探下口风。另外马上联系民航总局,查查陈进是否在几个月前回国了,一旦确实回国了,那么照片中男子就是陈进也就百分百确认了。
  1月4日,元旦结束后的上班第一天,徐增就接到林杰的电话,王局长请他去公安局聊聊。
  挂下电话,徐增忐忑不安,一种很不好的情绪浮上心头,案子隔了这么久,现在突然又找他去公安局,难道已经锁定了陈进?甚至已经抓获了陈进?把自己也套进来了?
  但他转念思索一番,现在不可能已经抓到陈进了,否则这么大的消息公检法内部早已传开。
  上一回王格东找自己了解甘佳宁的人际情况,该说的都已经说了,再次找自己,只有一种可能了,陈进已经被他们怀疑了。
  该如何应对?
  他想起陈进的话语,还有陈进给他看过的那本东西,以及那盒雪茄。
  深思熟虑一番,陈进不可能会坑自己,事到如今,不管陈进会不会被抓住,自己只有咬紧牙关否认一切,否则,这么大的案子,陈进注定被抓就是死刑,自己这辈子也一定全搭进去。
  一定要把好口风,把所有事全部理顺一遍,决不能让警方套出半句矛盾的话。
  思索已定,徐增手心在裤腿上擦了擦,上车前往县局。
  到了警局后,徐增被带到一间小会议室,里面只坐着王格东一人,他让林杰先出去,关上门,坐下与徐增客套寒暄一番,便道:“徐科,今天找你来也没其他的大事,就是想跟你了解下关于你那位发小朋友陈进的情况。”
  “他?他怎么了?”徐增显得有些焦急。
  王格东咳嗽一声,从桌子上的文件袋里拿出那张高速照片:“你看看,这位是陈进吗?”
  徐增拿起,一眼就看出这家伙当然是陈进,心头一阵大惊,陈进不是被警方怀疑了,而是已经被警方锁定了!
  他强忍着心中的惊慌,因为他知道,面前咫尺之外,一双锐利的老刑警的眼睛正紧盯着他看,他多年官场锻炼出来的情绪控制能力全部搬了出来,整个身体所有细节不敢有片刻的松懈,决不能露出半点不自然的潜意识动作。脑中急忙思索一遍,忍住颤抖,双手稳定地把照片还给王格东,道:“看着是挺像他的,我和他十年没见了,不能完全确定。”
  “你没见过他这几年的照片?”王格东继续盯着他的眼睛。
  徐增照实回答:“前几年见过一两张,他这人很少拍照。”
  “学生时代他很瘦,现在的陈进是有那么胖吗?”
  “可能是吧,他是有点发福了。”徐增控制着自己,不敢让自己大脑有片刻的停顿,尽量使自己的眼神平静地对向面前这双咄咄逼人的双眼,又问一句,“王局,这张照片你们哪来的,为什么会问到他?”
  王格东很清楚,如果徐增真是另一名凶手,他们已经锁定陈进的事瞒着也没用,不妨告诉他才能套出他的话,便道:“车上的这个人就是我们公安苦苦要找的凶手,至于他到底是不是陈进,现在还不能下百分百的定论。”
  徐增故作惊讶:“他?是陈进?不可能呀,他十年来都呆在美国呀。”
  王格东冷笑了声:“我们已经去跟民航总局调出入境信息了,很快就有结果。”
  徐增心中一阵波动,只要查到陈进在甘佳宁死后没多久就回国了,那么更是证据确凿。
  王格东看着徐增有些苍白的脸,道:“你怎么了,情绪不太好的样子?”
  “我……我没想到……这不可能,他怎么会做这种事?”徐增只好如此来解释他的脸色。
  王格东道:“我们不管他为什么做,我们只管谁做的。徐科,你最近一次跟陈进联系是什么时候?”
  徐增对警方的侦查手段一清二楚,如果回答几年前,警方只要去查他的网络聊天记录和手机通话记录,立马就把自己拖进来,只好露出回忆的表情思索一番,道:“大概……大概三个月前。”
  “三个月前?那不是何家刚出事的那会儿?”
  徐增尴尬道:“恩……是的。”
  “当时你们是怎么联系的,上网?还是打电话?”
  “打电话。”
  “是因为何家的事联系的吗?你们电话里都说了什么?”
  “当时……当时好像是何建生刚出事那会儿,他打给我的,问了我何家的事。”
  “他为什么要问你何家的事?”
  “他说他在网上看到其他同学说甘佳宁家里出事了,我是金县的,所以他打来问问情况。”
  “他为什么对何家的事这么关心,他和甘佳宁有什么关系?”
  徐增摇摇头:“我从没听他说过和甘佳宁有什么关系,我想他打电话是出于同学间的关心吧。”
  “那么当时你是怎么说的?”
  “我说何建生是死了,传言是被派出所的人打死的,但具体情况怎么样,我不是很清楚,等过些日子事情弄清楚了,我再告诉他。”
  “那他怎么说的?”
  “好像没说什么,只说一有结果要马上告诉他。”
  “你有没有觉得奇怪,他这么关心何家的事?”
  徐增摇摇头:“不奇怪,毕竟是老同学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,出于关心也是有的,如果是我同学遇上了,我也会很关心的。”
  “后来你们就没联系过了吗?”
  徐增想了想,道:“我想起来了,后来没多久,甘佳宁死的那天我打电话告诉他了。”
  “你为什么打电话给他?”
  “因为前一次通话他让我有最新情况马上告诉他。”
  “他有什么反应?”
  “没什么特别反应,只是好像有点生气的样子。毕竟是打电话,隔了这么久了,我也很难形容清楚。”
  “此后呢,就再也没联系过了?”
  “恩,是的。”
  “包括网上聊天?”
  徐增想了想,道:“我不太上网聊天,好像也很少见到他在线,应该没再联系过了。”
  “你和他打电话时,对他的语气、言辞,有没有觉得不太寻常的地方?”
  “没有吧,有的话我应该有印象。”
  “陈进十年没回国了,对吗?”
  “恩,他大学毕业到美国读书,读书期间全家移民澳洲,他有个弟弟,现在也在澳洲和他父母一起居住。”
  “他父母是做什么的?”
  “他父亲是大学教师,母亲是工程师。”
  “这十年来,你和他的联系多吗?”
  “很少,我们时差刚好相反,所以很少联系。”
  “你对他这个人有多了解?”
  “王局是指哪方面?”
  “比如性格、习惯。”
  “他是个性格很内向的人,以前念书时,他跟我话还挺多,跟其他人很少说话。但读了大学开始,他连对我也很少说话,整个人几乎不与外人交流。”
  王格东点点头,道:“就是说,他是个性格很古怪的人?”
  “恩,过去可以这么说,现在过了十年了,我不是很清楚他目前的情况。他现在是美国一家什么公司的化学研发负责人,需要跟很多人沟通,我想他现在的性格应该不会太内向吧。”
  “除了你之外,他在国内还有什么比较熟的人吗?”
  徐增思索一遍,摇摇头:“好像没有,从没听他说起过他还有其他朋友。”
  “好吧,那么他在生活上呢,喜欢去哪些地方?”
  “这个我不清楚。”
  王格东狐狸一般的双眼总算才徐增的脸上移开,笑了笑,道:“徐科,今天我要了解的情况也就这些,谢谢你的配合。你也知道了我们查案的进度,你该清楚,这案子的凶手,百分百逃不脱制裁的!”他在说“制裁”两个字时,意味深长地加重了语气,看了眼徐增,接着道,“所以今天的所有信息,你要替我们保密,咱们都是政法系统的,我也不用多说了。”
  “恩,一定的。不过我心里一时还很难接受,我真希望是个长得像他的其他人做的。”
  离开县局后,徐增才缓慢从刚才的紧张惶恐中恢复过来。
  今天这场根本不是谈话了解情况了,简直是审问,尤其王格东的眼神,他的语气,历历在目,徐增回忆起来仍是不寒而栗。他掏出钥匙开车,发现双手抖得厉害,刚才做劲拼命控制自己的表情和各种细小动作,现在神经一松开,再也控制不住。
  他不敢在县局停留,忙开车回到检察院,进门后立刻跑进厕所,忍不住呕吐起来。
  公安局内,王格东回到办公室,朱国山和林杰都在等着他。
  林杰道:“老大,徐科是同伙吗?”
  朱国山道:“是同伙还能放他走?”
  王格东摇摇头,道:“现在我还看不出,这家伙很镇定,有可能他确实不知情,有可能他就是另一名凶手,他在检察院待了多年,对我们刑侦手段一清二楚,若他真是凶手,对今天的问话早已做好了十足准备。哼哼,如果他真是凶手,那就能更好解释为什么凶手反侦察意识这么强了。”
  林杰道:“老大,那怎么办?如果他真是凶手,他这一回去,岂不马上通知陈进潜逃?”
  王格东笑了笑:“他要真敢通知,倒是帮了我们大忙。你马上安排便衣二十四小时跟踪徐增,同时让技术人员监听他的手机,还有,让腾讯公司提供他所有时间内的网络聊天记录。对了,他说平时很少跟陈进网上聊天,电话也不多,最近两次通话一次是何家出事后,陈进打给他的,一次是甘佳宁出事后,他打给陈进的,这几点信息都要核对一下。”王格东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,交给林杰,“这是刚刚谈话的录音,徐增所说的所有信息点,你们全部要一一核对,如果哪点与事实有出入,马上报我。”
  林杰刚要下去安排,朱国山叫住他,低声道:“这位徐科既然是检察院的,对我们的侦查手段自然很了解,便衣这节嘛,你们县局的老刑警不多,我怕年轻人跟踪的水平不够,等下我让市局过来的老刑警安排四个做这活。另外,林队,这件事你们的调查一定要低调再低调,所有参与调查的人都要叮嘱把好口风,决不能透出半个字。这次我们调查检察院的人是没有任何正规手续的,而且调查他个人隐私,这些都是不常规的侦查手段。——”
  林杰不解:“这个调查工作还需要申请什么手续吗?我从没听过。”
  朱国山道:“那得看调查对象了,徐增是正规公务员,而且是有级别的,你们查手机,查聊天这些手段调查他,就算有成果,上级领导知道了不但不会表扬你们,反而要提防你们。每个领导都有私生活,这方面是禁忌,不能犯。这种事向来只有国安和纪委能做,公安是不能用这套办法查公职人员的,一定要记住。而且我听格东说徐增是检察院院长的准女婿,明年就结婚了,这件事如果最后跟他无关,我们调查他的事被其他人知道,麻烦很多。所以这件事一定要谨慎再谨慎。”
  不久,林杰又回来,道:“老大,刚收到民航总局的回复,陈进确实于10月8号回国了。”
  王格东笑了起来:“那就可以百分百断定照片上的人是陈进了。”
  朱国山点头:“接下来就是怎么抓的问题。”
  林杰道:“民航总局的记录还显示,陈进此后没有出入境的记录,表明他此刻还在国内。”
  王格东吸口气:“杀了范长根后都过了十多天了,如果他的目的达成了,应该早出国了,很可能他此刻依然留在我们县里准备继续杀人呢!”
  林杰道:“可是最近保护可能下手目标的便衣都报告,没有发现可疑人员。”
  王格东道:“他每次做案都经过精心筹划,而且上次杀了范长根,他也一定知道这件事影响很大,风声紧,想必会暂时躲起来。”
  林杰道:“那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

更多小说